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英语教学 > 英语 > 英语文化 > > 正文

语言天才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盐田区外国语学校    更新时间:2017-12-29

我们经常看到有人会说一种甚至几种流利的外语,而自己背几个生词都感觉到费劲。而现在,权威科学杂志《新科学家》报道,有人会说76种语言,甚至还有人通晓上百种语言。难道真有所谓的语言天才?

  故事要从一封电子邮件说起。

  这封邮件是这样开头的:“先生,首先,请原谅我打扰您,但是,我看到您的文章不得不给您写信。”

  接着,这封信的作者讲的是他祖父的故事,他的祖父是一个从没有上过学的西西里岛人,但是他显然有学习语言的天赋。虽然没有机会接受教育,但是他竟然能说70种语言,还会读会写其中的56种。为了保护邮件作者的隐私,我们姑且称他为N。

  这封伊妹儿是2003年10月发给伦敦学院大学退休语言学教授迪克-哈德森(Dick Hudson)的。

  1996年,哈德森曾在最受语言科学家欢迎的“语言学家”网上论坛上贴出一个帖子,询问掌握语言种类最多的人是谁。后面的跟帖中,列出了一些通晓多种语言的名人,比如,18世纪意大利红衣主教吉乌塞普-梅佐凡提(Giuseppe Mezzofanti)能说72种语言,并能流利地讲其中的39种;还有2002年去世的美国情报部门官员维农-瓦尔特(Vernon Walters)会讲8种语言。

  按照N的说法,他的祖父于1910年移居纽约,在那里他找到了一份铁路行李搬运工的工作,这使得他有机会接触到说各种语言的旅客。N说,有一次他亲眼目睹祖父把一份报纸翻译成3种语言。

  1950年,当N10岁的时候,他陪同他的祖父进行了一次为期6个月的环球旅行。N说,无论他们停泊在哪个港口,他的祖父都会说当地的语言。他们途经委内瑞拉、阿根廷、挪威、英国、葡萄牙、意大利、希腊、土耳其、叙利亚、埃及、利比亚、摩洛哥、南非、巴基斯坦、印度、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菲律宾群岛、香港和日本。假定N说的句句属实,那么,这位祖父至少会讲15种语言。

  更让人惊讶的是,N声称,在他的家族里,这种能力可以遗传。他在信中写道:“每隔三四代,我们家族中就出现一个具有学习多种语言天分的孩子。他的祖父曾告诉他,高祖父和叔祖父都差不多会说100种语言。”

  当读到这封邮件的时候,哈德森立刻意识到,他有可能把N所说的人列到他的语言学家列表里。

  哈德森将那些通晓6种或更多语言的人称为“语言天才”。他之所以选择“6”,是因为他知道全世界会说5种语言的大有人在。

  先天还是后天?

  语言被认为是人类特有的认知天赋的一部分。但是,直到今天,科学家们仍不清楚一个人最多能掌握多少种语言。

  难道能讲6种及6种以上语言的天才拥有不同寻常的大脑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又是什么令他们的大脑如此特别?或者,他们只是拥有普通头脑的普通人,只是因为兴趣以及刻苦才让他们做出不平凡的事情?

  哈德森的研究动机十分单纯:如果能解开语言天才如何获得这个超凡能力的,这或许可以帮助普通人学习更多的语言。哈德森的研究吸引了美国情报部门的注意。他们有一种称之为“翻译距离”的问题,不能把一些至关重要的文件及时翻译出来,就有可能阻止不了恐怖组织的袭击。

  直到现在,有关语言天才的奇闻轶事,还是传说多于科学的实证。

  比如查尔斯-鲁斯尔(Charles Russell),一位爱尔兰圣帕特里克学院的教会历史学家,是吉乌塞普-梅佐凡提的传记作家,他声称吉乌塞普-梅佐凡提能说72种语言,并能流利地讲其中的39种。在哈德森把这封邮件发到论坛上后,很多人就此事开始讨论。

  美国得州一位叫罗伯特-约翰逊(Robert Johnson)的人质疑梅佐凡提的故事。他写道:假设每种语言只有两万单词(实际上这样的估量是太少了),那么,按照72种语言计算一下,梅佐凡提就必须在5.5年里,每天12小时不吃不喝,一分钟记一个单词。“这可能吗?”约翰逊问道。

  专业的语言学家对此也有分歧。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大学的语言学家菲力浦-贺迪纳(Philip Herdina)认为,要保持这种能力会占用大脑其他活动的资源。菲力浦-贺迪纳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具有不同语言天分的人身上,这些人流利地掌握一种到三种外语,这种能力通常被认为是特殊的,因为一旦人们到达青春期,语言学习通常就变得更加困难了。

  也有语言学家认为,一个人掌握多门语言,这并不奇怪。麻省理工学院双语和“三语”现象研究专家苏珊-弗赖表示:“除了没有足够的时间,无法置身某种语言环境外,人类学习语言的能力真的没有什么限制。你掌握的语言越多,学习新语言就越容易。”

  哈佛大学心理语言学家史蒂文-彭克同意弗赖的观点。当问及为什么有的人不能学会十几种语言的原因时,史蒂文-彭克的回答是:“终极干扰,即相类似的知识可以彼此干扰。”

  但如果苏珊-弗赖和史蒂文-彭克是正确的,学习众多语言的能力是寻常的,那么为什么只有很少的人开发出来呢?

  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的教育和语言学教授史蒂芬-克拉辛(Stephen Krashen)认为,那些学习额外语言的人不仅仅是刻苦而已,而且他们对怎么学有比较好的理解力。他举了冷战期间的一位翻译、匈牙利人洛姆-卡特的例子。

  洛姆-卡特小学时学的是德文。1996年克拉辛在布达佩斯遇到洛姆-卡特时,这名86岁高龄的老人可以说17种语言,包括、和拉丁语,而且正在学习希伯来语。洛姆说,自己并没有特别的语言天赋。她上过中文和培训班,但其他语种都是通过借助字典阅读外文小说获得的。

  脑力

  但是,另一些研究人员强调,学好语言,大脑起着更为关键的作用。

  1980年代晚期,纽约城市大学的一位叫洛伦-奥布勒尔(Loraine Obler)的神经语言学家发现了一名天才的语言学习者,她称其为CJ。

  此人29岁,正在哈佛大学攻读硕士学位。他是在单一语言环境中长大的。高中时,他学了、、和拉丁语。大学毕业后,他到摩洛哥工作,学会了阿拉伯语。

  人们通常认为,掌握多种语言的人肯定特别聪明,但是CJ的智商是105,基本上是个中等智力。他在孩提时代阅读比较迟缓,上的也只是普通学校。但是,在语言智能测试中,CJ的得分特别高。他的文辞记忆力特别好,他可以记住一些句子和词组长达一周,但他对数字和图片的遗忘速度和其他人一样。

  另外一些研究认为,CJ生来就有一个偏向于学语言的大脑,但他在其他方面并不出色。CJ自述看地图和认路有困难。奥布勒尔认为,有些人在某一方面有缺陷,而相应的是,这些人在音乐、艺术或数学上或许存在着天赋,这种能力可能也扩展到语言。这似乎表明CJ的语言天赋是与生俱来的。

  CJ有个同卵孪生的兄弟,但他并没有明显的语言天赋。CJ的这些特征与1980年加拿大渥太华大学的语言学家伊塔-舒内德曼(Eta Schneiderman)提出的一个假说不谋而合。该假说认为,那些在成年以后可以像运用母语熟练讲几门新外语的人一样,通常在视觉空间技巧上比较薄弱。

  家族遗传

  2004年,德国慕尼黑研究中心由神经科学家卡特伦-阿穆兹(Katrin Amunts )领导的研究小组发表了一篇有关多语天才大脑研究的详细报告。阿穆兹和她的小组检查了现在保存的德国语言巨人埃米尔-克里布斯(Emil Krebs)的大脑。此人曾出任德国驻中国大使的翻译,据说在他1930年过世之前,他能流利地讲60种语言。

  研究人员们发现克里布斯大脑的布拉卡区域(broca`s region)——一个与语言相关的脑区,其大小居然相当于11个说单一语言的人。

  可是,究竟是他生下来大脑就这样呢?还是因为他后天努力学习语言,将大脑“塑造”成这样的呢?科学家们并没有找到答案,但他们比较一致的看法是,语言能力与遗传基因有关。

  多语天分能在家族内遗传的证据,支持着语言天分具有遗传性的想法。

  自从1990年代开始,科学家们开始把语言缺陷与遗传组成联系到一起。1990年,科学家发现一个KE家族是因为一个叫FoxP2的基因的位置导致不能产生特定的语法表达能力,2001年科学家又发现了一个特殊的遗传变异。

  但是,当变异表现为超常的语言天分时,这种情况并不是病态。

  科学家很难说服这样的家族参与他们的遗传实验,或许是因为这些有天分的人并不需要医治。语言家们与这位神秘的N先生通了几封电邮后,最终,回信停止了。N表示,他已经与家人讨论了这个问题,他们不希望接受采访。

  在停止交流之前,N还透露了一些关于他祖父的细节。他说:“在我们抵达泰国之前,我肯定他一点儿也不会。”但是,过了两星期他祖父居然和市场上的小摊贩用泰语吵起架来了。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