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英语教学 > 英语 > 英语教学 > > 正文

狠抓语言材料的输入和巩固环节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盐田区外国语学校    更新时间:2017-12-29

狠抓语言材料的输入和巩固环节

 


应试教育偏向在中学学科课堂教学实践中的反映是只重初三、忽视初一、初二,只重考试成绩、忽视平时的教学效果,使阶段性的学习成绩与平时的学习过程相脱节,忽视学生对语言材料的不断积累。〈北京市进一步加强与改进中学外语学科教学的意见〉中却明确指出,解决大面积掉队问题要从初一抓起。要落实这项要求,学生平时的语言积累就成了关键。

语言是交际工具,学习语言的目的是为了交际。但是不能因此而简单地说初中阶段的外语教学最重要的教学目的就是能使学生运用所学到的语言素材进行交际活动。因为(1)初中阶段学生所学的语言素材的量是相对比较少的;(2)初中学生在日常生活中真正用外语进行交际的机会也是不多的。初中阶段外语教学的最重要目的,应该是为学生今后进一步学习外语打下良好的基础。这个基础的含义,除包括培养学生正确的学习方法和学习习惯外,最主要的是使学生积累一些对今后的学习最有用的语言素材。

目前在我市中学外语课堂教学实践中,存在着两种片面做法,一种是在语言教学实践中只重视对语言知识的传授,忽视对语言技能的训练以及对语言的实际接触和运用;另一种是只强调在教学过程中学生应当进行大量的交际性语言实践,但不重视语言习得过程的循序渐进性,忽视了学生对语言的感受性学习。上述这两种做法从表面上看起来是相互对立的,可实际上两者具有一个共同点,即是都未能重视学生对所学语言素材的有意识积累。

怎样使学生在平时的学习中不断、稳固地积累语言素材呢?让我们先对外语教学的过程做一番分析。

人们运用语言的方式无外乎听、说、读、写这四种方式,其中听和读是运用语言工具来获取信息,说和写是运用语言工具来表达自己的思想。语言教学过程中的教学活动方式亦无外乎听、说、读、写这四种方式,通过这四种方式接触语言并试着运用语言。其中听和读是以向学习者输入信息为形式,达到输入语言材料的目的,说和写是以让学习者用所学语言输出信息为形式,达到训练和强化语言材料的目的。因此,课堂上针对一定语言材料的教学过程包含着语言材料(教学内容)的输入和输出两个过程。

那么,在外语教学过程中,听说读写四者之间的关系,即语言材料的输入和输出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呢?《中国中学英语教育百科全书》刊登了陈贤纯同志的观点,指出在听说读写这四种能力中,流行的看法认为“说”是首要的,可是这种看法不对,作为外语教学首先应该培养的能力是理解,尤其是听力理解。这是陈贤纯同志所指出的“现行外语教学体系中存在的三大问题”之中的一个。她所指出的“三大问题”中还有一个问题,也值得在这里提出来,那就是现行的外语教学中常常是要求学生语言输出的量大于输入的量,然而正确的做法应该恰恰相反,外语学习过程中语言输入的量一定要大大多于输出的量。

第二语言习得理论认为,语言输出的前提,首先是输入。输入在整个语言习得过程中的作用是十分重用的。从学校教育的观点上说,它直接关系到对学习者的有计划的培养。 教学法家马塞勒(Claude V.A. Marcel)指出,外语教学应该把感受放在表达之前。胡春洞教授说:在人类学习或习得语言的实践中,吸收总是领先于表达,也可以说输入总是领先于输出。这是一条普遍的规律,本族语和外语的学习都是如此。在通常所说的“四会”中,听和读属于吸收性的、输入性的;说和写属于表达性的、输出性的。因此,中学英语教学路子应该体现“听读领先,说写跟上”的规律,在处理“四会”关系上吸取自然教学途径的合理内核。

自然习得思路认为理解是表达的基础,教学过程中应当强调足量的理解性输入。 自然习得途径强调最大限度地扩大对学生的语言输入,还主张在起始阶段有一个以听力理解为主要活动的“沉默阶段”,不要求学生过早地进行表达活动。

由此可见,要使学生不断积累所学的语言素材,关键在于狠抓语言材料的输入。要使学生不断积累所学的语言素材,最重要的不在于对语言知识的传授、也不在于对所学语言材料进行交际性运用,尽管这两项是教学过程中不可缺少的。

如何输入要教的语言材料?具体形式可以包括结合特定语境的听的训练、针对课文的有声阅读训练(即边听课文录音、边看文字、边理解词句意义)、阅读训练,等等。语言输入之后还需进行巩固。巩固所学语言材料的方式包括模仿、朗读和背诵。

关于声音输入、有声阅读、模仿、朗读及背诵这些具体教学方式的意义和操作方法,因另有专文讲述,这里就不再详细讨论。只有一点需要指出,语言材料的输入和巩固过程是一个反复刺激、不断加深印象的过程,因此在课堂教学实践中,教师应当按照上述思路,创造出一个多层次、多形式、高密度、高效率的课堂模式。

在教学过程中狠抓语言材料的输入和巩固,其意义是巨大的。首先,语言材料是语言知识、语言技能、语言运用能力和文化背景知识的载体,因此对语言材料的认识、记忆和复习,是认识和记忆上述所有知识、技能的前提和保证;同时,对语言材料的认识、记忆、复习过程,也是对上述所有知识、技能的认识、记忆和复习的过程。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在语言教学过程中,无论是理解还是表达,都应从整块的语言材料入手,综合为主、综合先行,对语言的分析(无论是对语言结构的分析还是对语言功能的分析)应放在次要地位。结构和功能都只代表语言的一个方面,而不是语言整体;能够代表语言整体的只能是语言材料本身,具体地讲,就是课文。 其次,在语言教学过程中强化听和读的训练,有利于对学生语感的培养,而“语感是英语学习和使用的核心,教学的成败最终要落实到语感的强弱”。第三,强调语言材料的输入和巩固,有利于教师优化课堂教学、提高课堂效率,北京市丰台区东铁营一中王莹老师说:一节课的时间主要放在多听、多看、多吸收上,同时重点突出,有张有驰,可以达到“时半功倍”的目的。第四,“狠抓语言材料的输入和巩固”这项主张,说成通俗的语言就是要求学生多听课文录音、多念书,把教材上的课文听够、念够、念透。长期以来,我市课堂教学实践中的两个主要倾向(一个是片面重视语言知识的传授,另一个是片面强调课堂教学的交际性和活动性)具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忽视念书这一环节。强调念书、背书环节,有利于多数学生把握外语学科对他们的要求,从而有助于防止大面积掉队问题的出现。第五,强调大量的语言输入,有助于落实《学科教学意见》中关于培养一批外语尖子学生的要求、鼓励成绩优秀的学生加大课外听的量和阅读量。从实践中我们也可以发现,尖子学生之所以成为尖子学生,其秘诀就在于听得多、读得多。

有的同志可能提出,学习外语的目的是为了交际,如果教学过程中不强调对所学语言材料进行交际性、创造性的运用,怎样体现语言教学的交际性呢?这个问题应当从这样几方面来看,(1)运用语言是语言学习的目的,或者说是语言学习的结果,而更重要的是从教学过程中挖掘交际因素;(2)不光说和写是交际,听和读也是交际;(3)在语言教学过程中,最重用的交际因素是语境,只有课文或语篇才构成一个完整的交际单位,上下文是最根本的交际情景之一。

还有的同志认为,如果让学生整体听一篇课文、结合特定语境进行粗线条理解,学生会感到很困难。这些同志没有认识到,结合特定语境听一篇难度适当的外语课文并进行模仿,对成年人来说可能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而对初中阶段的学生来说正是他们比较容易办到的,因为对青少年心理特征的研究表明,初中年龄段的学生感受性的发展达到或超过成人水平,其中听知觉最灵敏,在人的一生中处于最佳状态。有的同志认为如果让学生整体读一篇课文,在其过程中让学生自己找出不懂的词语,这样做会给学生增加难度,不如先把生词教给学生、先把学生可能不懂的地方解释清楚,再让学生读课文。持这种想法的同志不懂得,词应当放到语境中去教,才能获得最大教学效益。刘润清教授说:脱离语境地教授发音或词(如不把音放到词中去,不把词放到句中去),不太可能有什么成效,学习者记不住所教的内容;一切语言输入必须是有意义的,词应放在许多不同的句子语境中去教。北京市丰台区南苑中学蒋玫老师说:在处理单词时,我是将单词融入语境之中,先让学生通过有声阅读将新单词的音输入大脑,然后用自制的图片、结合课文内容,让学生根据语境获得词意,最后再认真学习拼写。在教单词时,应避免因为怕学生记不住单词而急于将单词的音、形、意一齐教给学生这一做法。虽然从表面上看,这样做学生会先把单词记住,实际上,因为是脱离课文和语境学习单词,这样做的成效是很低的。再比如我们历来主张有些词语可以而且应当以短语或片语的形式来教,而有的同志则认为越是拆开来记忆,学生的概念越清楚,越容易记住。可是语言学家帕尔默 (Harold E. Palmer) 却曾经指出“整体记忆特定的链条要比逐个记忆单个链节快得多”。实验证明,人们在感知和记忆语句时,不是把孤立的词作为感知和记忆的基本单位,而是常常倾向于把若干个单词组成的一个短语结构或者片语作为基本单位。总之,持上述种种不正确想法的同志,都是把分析性学习放在了语言教学的首要位置,忘记了语言输入“整体领先、综合先行”的原则。心理学家冯特 (Wilhelm Wundt) 指出:语言心理中起主导作用的不是思维,而是感觉。因此,引入意识中的概念和表象所伴随的刺激,应当尽可能具有感觉的成分。而人要感知语言材料,首先就是在特定的语境下感知整体的语言材料,然后才注意到其中的某一局部或重点。语篇理论认为,学习者一般都是先获得语言中现成的语句,然后才对它的组成部分进行分析。 这里所说的整体语言材料有两层含义,一是指短语结构或片语;二是指语篇,具体到教材当中就是成段的对话或课文。


引文注释:

(1)《北京市中小学学科教学文件汇编》(中学外语)第9页

(2)《中国中学英语教育百科全书》

东北大学出版社1995年8月第一版第176页

(3)《中国中学英语教育百科全书》

东北大学出版社1995年8月第一版第121页

(4)《中国中学英语教育百科全书》

东北大学出版社1995年8月第一版第176页

(5)胡春洞主编《英语教学法》

高等教育出版社1990年9月第一版第25-26页

(6)《中国中学英语教育百科全书》

东北大学出版社1995年8月第一版第175页

(7)胡春洞主编《英语教学法》

高等教育出版社1990年9月第一版第353页

(8)胡春洞主编《英语教学法》

高等教育出版社1990年9月第一版第26、29页

(9)胡春洞主编《英语教学法》

高等教育出版社1990年9月第一版第28-29页

(10)《北京版初中英语教材试教通讯》

97-98学年度第一学期第一期

(11)胡文仲著《英语的教与学》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89年8月第一版第63页

(12)胡春洞主编《英语教学法》

高等教育出版社1990年9月第一版第26页

(13)董操、宋尚桂主编《新编心理学》

教育科学出版社1995年12月第一版第247页

(14)马丁 韦德尔、刘润清著《外语教学与学习──理论与实践》高等教育出版社1996年3月第一版第354-355页

(15)《北京版初中英语教材试教通讯》

97-98学年度第一学期第一期

(16)吴道存主编《怎样教好英语--英语专家论英语教学》

人民教育出版社 1993年 2月第一版第 217-218页

(17)曹日昌主编《普通心理学》

人民教育出版社1987年4月第一版第309-311页

(18)《中国中学英语教育百科全书》

东北大学出版社1995年8月第一版第155页

(19)《中国中学英语教育百科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