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英语教学 > 英语 > 英语教学 > > 正文

非英语专业本科生词汇学习策略研究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盐田区外国语学校    更新时间:2017-12-29

摘 要: 使用认知语言学中的技能习得理论和信息处理深度理论,以大学非专业一年级和三年级 学生为调查对象,采用问卷、词汇量测试、SPSS等工具,研究了非英语专业大学生的词汇学习 策略使用情况。结果表明:大学生普遍能使用多种词汇学习策略,但集中于频繁地使用几种策 略;低年级学生比高年级学生更频繁地使用多种策略,特别是认知策略和元认知策略;善学者 与不善学者在有些词汇学习策略的使用上存在差异。
  关 键 词:非英语专业;本科生;词汇;学习策略
  中图分类号:H 313;H 319.3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8-3758(2008)01-0075-06
  
  对于外语语言学习者来说,词汇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到其他语言能力的提高。词汇学习非常 重要,也一直困扰着很多外语学习者。因此国内外很多学者对“如何学习词汇”即词汇学习 策略进行了深入地研究。Oxford认为,能够合理运用学习策略的学习者,在学习中更有自信 ,学习得更有效率[1]。Ellis认为,学习者使用学习策略是为了解决学习过程中遇到 的问题;善学者能灵活地使用学习策略[2]。这些研究肯定了学习策略对词汇学习的 促进作用。国内的一些研究探索了中国学生使用词汇策略的情况,如吴霞(1997)、陈辉(2001 )、丰玉芳(2003)、张烨(2003)、林敏(2003)。这些研究分析了中国大学生词汇学习状况,但 其中多是针对某一学习群体的,缺少关于不同群体的比较,如高低年级词汇学习策略使用情况 的比较。此外,以往研究的某些调查结果不一致。如在比较高低年级词汇学习策略使用方面, 丰玉芳认为高年级较频繁地使用策略[3];而张烨等认为低年级使用策略更为频繁 [4]。在策略使用和词汇水平的相关研究方面,有些调查发现两者显著相关,有些则不 然。
  本文通过对大学一年级、三年级非英语专业学生两组各45名学习者的词汇学习策略使用情况 和词汇水平的调查,探索大学生的词汇学习策略使用情况,并为英语词汇教学提供一些反馈意 见。
  
  一、 词汇学习策略的理论基础
  
  Anderson在认知和记忆的信息加工理论中提出,知识、技能的习得是遵循一定过程的。新的 信息经过筛选进入大脑的短时记忆,再经过结合、重构、习得,把信息转换到长时记忆。长 时记忆中的信息是以两种形式存在的,分别为陈述性知识(“是什么”)和过程性知识(“怎么 样”、“如何去做”)。陈述性知识是一种静态性的知识,它只是对事情的一种描述,可以很 快地获得。过程性知识是一种动态性知识,获得较慢。记忆中的陈述性知识要转换为过程性 知识要经过三个阶段。在认知阶段,人类首先去学习如何完成一项任务或者自己去观察、发 现任务,这时获得的是陈述性知识。陈述性知识在联结阶段经过不断修改并与大脑中原有的 知识技能形成联系,最后在自动阶段转换成可以下意识运用的技能,即过程性知识[5]1 9-27。词汇作为一种具体的知识,其习得也遵循这一过程。
  在词汇学习的过程中,词汇学习策略的作用是让学习者去关注没有意识到的信息,也就是尚 未习得的词汇,并帮助更有效地处理词汇信息。词汇学习策略可能包括关注新信息的某一方 面,分析或控制习得过程中的信息,或者在任务完成后进行评估。它影响到学习者从接触一 个单词到习得的整个过程,影响到学习者选择、组织、整合、习得的方式,有助于学习者加 深词汇信息的处理,对词汇学习起到促进作用。Craik和Lockhart(1972)提出了加工层次理 论,认为信息处理加工层次越深,记忆效果越好。词汇信息处理的深度决定了词汇的掌握程 度[6]。
  同词汇习得一样,词汇学习策略的习得也可以看做技能的习得[5]42-43。在早期掌 握词汇学习策略的时候需要有意识地注意,随着熟练程度的提高逐渐变成无意识的行为,转变 为过程性知识。从了解到能够熟练使用要经历一系列的过程。所以,词汇学习策略的选择与 使用除了受到环境等因素的影响,也受到学习者自身对学习策略的熟悉程度的限制。
  基于上述理论,笔者进行了一次关于非英语专业本科生词汇学习策略使用的调查。
  
  二、 词汇学习策略的实证研究
  
  本研究试图解决三个问题:①非英语专业大学生使用不同词汇学习策略的频率;②非英语专 业一年级、三年级大学生使用词汇学习策略情况的异同,以及两年的大学英语学习能否改变 学生的词汇学习策略;③词汇策略使用频率与词汇量的相关程度。
  笔者以东北大学一年级和三年级非英语专业各60名学生为调查对象,排除无效的调查问卷和 词汇量测试试卷后,两组分别选择了45名学生作为最后的研究对象。之所以选择这两组学生 作为代表,是因为一年级学生刚刚开始大学的学习,尚未受到大学英语教学的影响;而三年 级的学生则刚完成了两年的大学英语课程,结束了大学英语课程的学习。本研究试图通过对 这两组的比较探讨两年的大学英语学习对学生使用词汇学习策略的影响和作用。
  
  此次调查问卷采用了Norbert Schmitt(1997)[7]199-227对词汇策略的划分方法 ,并根据实际情况对其中某些策略进行了删减和修改。Norbert Schmitt把词汇学习策略分 为两大类。一类是发现策略(即发现新词语意义的策略),学习者或者可以使用他们原有的语 言知识和语境线索进行推测,即使用判定策略,或者使用一些社会策略,如询问他人。另一类 是巩固策略(即知道单词意思后如何记忆单词的策略),包括社会策略、记忆策略、认知策略 和元认知策略。这里的记忆策略指的是操控思维进行处理的策略,比如把词语与意象结合进 行记忆,把词语按照上下义、同义词、反义词归类。认知策略指的是“重复”、“记笔记” 等机械的记忆方法。发现策略、巩固策略分别包括12个、28个具体的词汇学习策略,图1列举 了部分学习策略.
  词汇量测试采用Nation(1990)[8]的2 000、3 000、5 000、6 000、 10 000词汇量水平测试。考虑到学生的实际英语水平,一年级学生只需要完成前三个水平的 测试,三年级的学生需要完成前四个水平的测试。
  使用SPSS统计软件进行分析,调查得到的数据为正态分布。对“两组词汇策略使用频率” 的比较使用独立样本玊\检验。对“词汇策略使用与词汇量的相关程度”的分析使用皮尔 生相关系数。
  
  三、 词汇学习策略调查的结果和讨论
  
  1. 非英语专业学生对发现策略、巩固策略的选择
  (1) 非英语专业学生总体使用发现策略的情况
  在调查问卷所列出的12个发现策略中,只有2个策略使用频繁,占16.67%;有4个策略很少使用, 占33.33%。
  调查表明非英语专业学生在发现未知词义时使用频率最高的是判定策略中的“从上下文语境 中猜测”和“使用英汉词典”,而5个社会策略和判定策略中的“通过手头的图片来获得词 义”策略使用的频率最低,这与国内的多数研究相符。
  张烨等认为,海军航天工程学院的非英语专业一年级、三年级学生使用“从上下文语境中猜 测”很频繁;“使用英汉词典”、“构词法”策略也较多[4]。
  林敏(2003)、丰玉芳(2003)、张烨等(2003)都表明学生“使用英汉词典”这一策略 非常频繁。陈辉(2001)发现74%的学生只使用英汉词典,26%的学生使用英汉双解词典,其 中17%的学生只注意其中的意思。学生很少注意词语的英语解释以及词语之间的区别。 由于英汉之间文化的差异,只记住中文意思是远远不够的。例如,“include”、“compris e”、“consist”的中文意思都是“包括”,但用法却不同。A包括B和C,可以说“A incl udes B and C”、“A consists of B and C”,或者“B and C comprise A”。但很多学 生在写作文或做题时常常混淆、用错,还不知道原因。因此,应当提倡学生多关注英语解释 。

学生还常常使用“单词列表”来学习新词汇,这是学生长期以来形成的学习习惯。
  本次调查还表明,学生在学习单词的时候,较少使用社会策略。学生有时会“询问同学”、 “请老师给出例句”,但很少“向老师询问英语中的近义词”,“请老师用英语解释”或“ 通过小组共同讨论来获取意思”。
  

[1]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