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其他语种 > 越南语 > > 正文

越南语基本知识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盐田区外国语学校    更新时间:2017-10-11
是一种单音节语言,几乎每个音都至少有一个涵义,故而跟一样,可以很自由的组合新词汇表达新概念.例如 “đã”有“已经”的意思,而“ rồi”是“完成”的意思,两者组成新词“đã rồi”的意思就是“已经完成”;再如“định”是汉字“定”,它跟“đã ”组成新词“đã định”,意思就是“已经确定,已经定下来,既定,原来就定下来了”的意思. 
越南语的外来词非常多,特别是来自汉语的词汇在越南语总词汇的比重不低于60%.在这些汉字词中,比较少的单音节汉字词被直接当作词汇来用,例如:học(学) tại(在);多数的单音节汉字词都被当作构词的部件来使用,像上面提到的“đã định”即是.还有相当大量的汉字词是被原文照搬到了越南语,比如:lịch sử(历史)、định nghĩa(定义)、phong phú(丰富)、Điều hoà(调和)、Thời sự (时事) 
由于曾经是法国的殖民地,的词汇也自然流入了越南语中,但是数量不多,比如 ga(火车站) 就是来自法语的 gare 
在原汉字文化圈的语言中,跟朝鲜语至今依然并用著两套数词(固有数词跟汉语数词),并且大量的数字概念的表达方式都已汉化.而越南语没有并用汉语数词,一到千的数词依然有自己固有的表达方式,仅有少量的数字概念的表达方式汉化,“triệu(百万)”就是汉字数词“兆”. 
音韵 
越南语和汉语类似,构词绝大多数以单音节(或称字)为单位。和多数汉语言以及壮言一样,越南语的音节可由声母、介音、韵母、韵尾、声调五部分构成。 
文法 
越南语是孤立语,动词没有型态变化,名词既没有文法上的性别跟数的形式,也没有文法上格的变化,形容词也不需要跟被修饰的名词保持文法上的性、数、格上的一致.文句内的词通过词序来表达文法作用,所以词序对越南语非常的重要,更改了词的排序也就更改了句子的意思.这跟汉语一样.越南语的文句机构是:主语-谓语-宾语. 
跟多数东南亚语言(泰语、老挝语、马来语等)一样,越南语也是形容词后置的语言.所以越南语就不是 Việt(越) Nam(南) Tiếng(语) ,而是 Tiếng Việt Nam;“京族的正式语言”就应该写成 ngôn(言) ngữ(语) chính(正) thức(式) của(的) dân(民) tộc(族) Kinh(京) 
不同的虚词表达不同的意思.đã(已经)、 đang(当, 正当, 正在)、 sẽ(将要)是三个不同的虚词,它们各有自己的涵义,添加在动词的前面就表达出动词进行的三种不同状况 :“viết (写)” đã viết (已经写)、 đang viết (正在写)、 sẽ viết (将要写) 
越南语国语字 
1527年,葡萄牙的天主教传教士来到越南,他们创制了用于转写纪录越南语的罗马字,这种文字最初只是用在教学及传教上.后来,来自法国跟意大利的传教士也开始用罗马字纪录越南语,但是不同国家的传教士有不同的拼音规则,而修改整合的工作也同时进行著,到了17世纪法国的传教士亚历山-德-罗(Alexandre de Rhodes)用他自己创制的越南罗马字出版了《越葡拉辞典》,这标志著越南语罗马字记音系统修改整合的阶段性成功以及越南国语字的诞生. 
目前越南语国语字使用除F(f), J(j), W(w), Z(z)之外的22个拉丁字母以及Ă(ă), Â(â), Đ(đ), Ê(ê), Ô(ô), Ơ(ơ), Ư(ư) 7个变化字母。元音字母通过上加或下添符号来表达声调种类,国语字用了5个符号表达6个声调(有一个声调没用符号):(以a为例)à, ả, ã, á, ạ。在书写的时候,按照音节隔写,外来语双音节的词汇或音译词用短横连接每个音节,比如 Ra-đi-ô (radio). 
字喃(Chữ Nôm) 
是一种过去在越南通行,以汉字为素材,运用形声、会意、假借等造字方式来表达越南语言的文字。 
在越南语言文化历史上,字喃的写法一直没有固定下来,以及上位者的不推广,使得使用的层面不广。一方面是因为政府高官主要都是使用汉语和汉字;其次,文化较低的人亦未必有机会学习。再者,字喃很多都是以形声造字,所以必须先读通汉字才能懂字喃。而知识份子暸解汉字后,又不愿使用字喃,造成流传不易。 
此后法国传教士在越南推广罗马字拼写越南语后,使用字喃的人口即几近绝迹。
在越南历史上,字喃只有两段时间得到官方承认其地位。这两段时间分别是胡季犛执政并纂夺陈朝的期间,以及西山朝阮惠执政的期间,政府会在公文书信里使用字喃。 
在今天的国语字的复合字母中,我们依然可以看到来自传教士们母语文字的痕迹. 
NH 来自 
GI, GH 来自 
TR 来自法语 
PH 来自法语或拉丁语 
近年,由于越南修改放宽了声调符号的标注规则(主要涉及介音上标注声调符号的规则),而海外越侨并没有接受修改后的新规则,所以今天越南越南语跟海外越南语在声调符号的标注上产生了差异,但是这些差异丝毫影响到阅读理解,而且人们一般也不容易察觉.比如: “文化”今天在越南的拼写是 văn hoá ,而越侨的标注方式(也是修订规则以前的标注方式)是 văn hóa 
汉字对音 
由于越南语引入了大量的汉语词汇,所以汉字的古汉语发音在越南语中得到了很好的保留,多数声母都得到了保留,特别是区分了舌根鼻音声母 ng(疑母)、喻母跟零声母的汉字.比如鱼 ngư、俞 du 跟于 ư.当然部分声母出现了变异,例如西(si)念做 tây,民(min)念做 dân 
越南语的汉字音韵尾出现了4个变异,但是却没有影响到它对汉字韵尾保留的完整性.古汉语韵尾收n, m, p, t的汉字在越南语中依然收n, m, p, t. 例如 判 phán、帆 phàm 、法 pháp、 发 phát 
古汉语尾韵收ng的汉字在越南语中分化成ng, nh两个韵尾,具体的分化规则是韵母是洪音(a, o, ơ, u, ư)的时候,韵尾是ng(例如空không, 光 quang, 浓 nùng);韵母是细音(念/ɛ/时的a,i,e)的时候,韵尾是nh(京 kinh, 生 sinh, 成 thành.) 
在原汉字文化圈国家中,越南、日本跟韩国在引入汉语词汇的时候都不同程度的保留了汉字的古汉语发音,但是只读越南语引入汉音的时候,连声调都一并保留.虽然越南语将古汉语的两个入声调归入了两个去声调(锐声跟重声)中,但是还是完整重现“平上去入分阴阳”的8个声调,因为入声字带有p, t, ch, c韵尾,非常容易同去声字分别开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