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其他语种 > 小语种 > 阿拉伯语 > > 正文

张召忠-为学好阿拉伯语动了舌根手术

作者:    文章来源:    更新时间:2017-10-11

  张召忠如今已功成名就了,他对军情的烂熟于心和他英俊潇洒的长相,使许多人以为他可能是某家的“将门虎子”。而实际上,张召忠是一个出生贫寒的农民的儿子。

  张召忠从小吃过的苦是现在许多人难以理解的。18岁以前,他几乎没有见过零花钱,一年吃不上一次肉。到18岁时,他才吃到平生的第一个苹果。

  上中学,学校离家远,不可能天天回家,他就背着经过精确计算后够吃一周的干粮上学,每天一两个黑黑的红薯面窝头,外加几把地瓜干,一天的伙食不超过四五两。更要命的是,那些黑窝头刚拿去的头一两天还算是“美味”,但天一热,黑窝头发霉后,就拉出长长的霉丝。吃还是扔掉?第一次吃这些发霉食物时的张召忠,实在是咽不下去又馊又涩的黑窝头,但那却正是他赖以充饥的主要食物,他只能闭着眼,硬着头皮,吃了下去。东西是吃下去了,但肚子却一直在“抗议”。不大会儿工夫,里面就热火朝天地闹腾起来了。后来,还是老师告诉他一个“偏方”,喝点盐水给肚子“解毒”。

  艰苦的生活环境没有把张召忠压垮,相反,让他养成了性情沉稳、做事认真的作风。

  父亲对他一生影响极大

  张召忠的父亲张耀华是1947年入党的土改干部,曾几次被评为河北省的劳动模范,他的一生和修堤护堤结下了不解之缘。1979年,年仅52岁的张耀华在为加固大堤运送木材的途中,突发脑溢血,吐了一口血,便猝死在大堤上。

  父亲去世之际,当时已是海军干部的张召忠正在伊拉克执行任务,没有回国为父亲送行。为此,张召忠常常心中内疚不已,因为张召忠认为对他一生影响最大的人就是父亲。

  父亲对张召忠的教育是极其普通的言传身教。西李村又穷又小,拉不起电,自然也就不会有学校。张召忠每个礼拜都要走很远的路去邻村上学,风和日丽的天儿还好办,要是遇到刮风下雨打雷闪电,上学的路就变得泥泞不堪。这时,父亲张耀华不用对儿子做什么“发动工作”。他总会扛起铁锨,默默地走出家门。望着父亲高大的背影,张召忠咬紧牙关赶紧跟上。父子俩在大堤上分手时,父亲这才对张召忠笑笑说:“路,你自己走吧!”张召忠一辈子牢牢记住了这句话。

  张召忠说:“父亲一辈子没有说过一句花言巧语,他那种朴实无华的作风给了我非常大的精神力量。吃苦耐劳,是父亲血液里遗传给我的珍贵品质,许多在别人看来的苦,对我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写作时,我可以一连吃很多天南瓜,用微波炉一转,菜也有了,饭也有了,效率也有了。我只用十几天二十几天的时间就能一口气写完一本书。”

  为学好阿拉伯语动了舌根手术

  1974年10月,张召忠作为“工农兵学员”选送进北京大学上学。分配给他的任务是学习阿拉伯语。直到这个时候,张召忠才第一次听说世界上还有这个语言——阿拉伯语。

  学习开始了。长期从事科学技术工作的张召忠,突然转学外语后极不适应。科学技术主要是理解原理,灵活运用,外语则是死记硬背。你有天大的理解本领和创造潜质也离不开一句一句把外语读下来、背下来,这需要千百次的重复再重复。

  最让张召忠头痛的是那些颤音,无论费多大劲,音都发不准确。生性要强的张召忠急得团团转,就是找不到感觉。后来老师告诉他,是你的舌根硬,要想发好音,必须下决心动舌根切割手术。动手术那天,班里的同学都焦急地挤在手术室外等待。而张召忠则静静地躺在手术台上,汗珠顺着额头向下流。医生说:“别紧张,这是一个小手术。”

  其实,张召忠不是紧张,而是在想,手术后自己的颤音真的能发好吗?一个小时后,张召忠走出了手术室。大家都问同一个话题:“手术的结果怎么样?”张召忠点头示意:不错。几个星期后,张召忠伤口好了,他就跟换了个人似的,颤音发的既标准又流利,口语成绩直线上升。张召忠终于松了一口气。张召忠为学好外语,动了舌根手术,一时在北大传为美谈。

[1]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