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其他语种 > 汉语教学 > 中文学习 > > 正文

“能”\“会”后面的“Vp”具有合意性的语用条件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盐田区外国语学校    更新时间:2018-03-20

本文认为,情态动词“能”、“会”后面的“Vp”具有合意性(期望)的语用条件是:由“能”构成的祈使疑问句,由“会”构成的肯定承诺句,问与非问的“能不能”句,其后面的“Vp”所表达的内容是言者或听者或大家所期望的,具有明显的合意性;而在“会不会”句里的“Vp”所表达的则具有非合意性。在“能”与“会”以对举的形式同现时。“能”和正向义词语组合;“会”则跟负向义词语组合。这是因为“能”和“期望”义相伴,“会”和“担忧”义相随。
  关键词:语用条件;合意性;非合意性;正向义;负向义
  中图分类号:H146.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4403(2010)02-0080-04
  
  一、引言
  
  情态(modality)是言说者对命题真值或事件的事实性状态所持的态度。情态作为一个语义范畴,具有跨语言特征。和一样,表达情态语义主要靠情态动词。在情态动词中,“能”和“会”表现得最为活跃,因而倍受关注。在研讨中,一些论著涉及到“能”、“会”后面的谓词性成分“Vp”(称“宾语”或“中心语”或“后附成分”)具有合意性或非合意性的问题。
  本文旨在现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从别的角度继续观察、思考和探讨“能”、“会”后面的“Vp'’具有合意性(期望)的语用条件。
  
  二、从两小句类看其“vp”具有的合意性
  人们在运用语言进行表达的时候,有时用“能”构成祈使句,用“会”构成承诺句。祈使和承诺都是言语行为。这两小句类一方面与言语行为有关,另一方面与本文的论题有关。
  
  1 由“能”构成的祈使句
  这类祈使句是祈使句里的一个小类,其构式有以下三种:
  i X s)+能+“vp”+吗?(借助于言语环境,主语可省略)
  (1)(我)能看一下吗?
  (2)(你)能出来一下吗?
  (3)(我们)能进去吗?
  ii)(s)+能不能+“Vp”
  (4)能不能便宜点儿?
  (5)(你)能不能快点儿?
  iii)第二人称+不能+“Vp”
  (6)你不能再哭了,先安顿丧事。(陈忠实)
  为什么说这类祈使句是由“能”构成的呢?可以设想,如果把“能”从句中抽掉,句子或者不成立,或者句义大变。因此说“能”是不可或缺的,没有“能”便不成其祈使句了。
  前两种构式,是用疑问句的形式表达祈使句的内容。有的论著将这种用法称为“祈使疑问句”(imperative question),本文认同这种称呼。对于这种现象,间接言语行为理论的提出者(searle,1969,1975)认为,这是用询问的行为间接地实施了一种请求的行为。既然是言者对听者的“请求”。那么“能”和“能不能”的后附成分“Vp'’一定是表达言者的某种愿望和要求的,是合意于言者的。
  第三种构式,宋永圭(2007:64)已经作过深入的研究,认为“第二人称充当主语的‘不能+Vp’跟‘言语行为’有关,生成的句子是具有祈使语力(illocutionary force)的”。这种构式的祈使句表示言者不愿意看到听者的某种行为的继续。是一种劝阻行为。自然,“不能”后面的“Vp”是言者所不期望的:不过,加上“不能”就变成言者所期望的了。
  
  2 由“会”构成的承诺句
  承诺句表达的是言者向听者保证做某事或不做某事;或者是对公众有影响的人物就某事向公众做出的公开许诺,目的是让听者或公众放心。承诺句往往有“你放心”这样的插入语,句子前面可以加上“我保证……”、“我答应……”之类的词语。
  由情态动词“会”构成的承诺句,其构式有以下两种:
  i)(S)+会+Vp+(的)
  (7)袁鹰,你放心,我会一辈子跟你在一起,保护
  你的。(电视剧)
  (8)李局,我保证完成任务,会让您满意的。(电视
  剧)
  (9)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电影)
  ii)(s)+不会+Vp(的)
  (10)这事我见机行事,你放心,我不会压着不办
  的。(贾平凹)
  (11)今天我要告诉大家,我们的政策不会变,谁
  也变不了。(邓小平)
  第一种构式是肯定形式承诺句,句中的“会”要重读(强调重音),“会”后面的“Vp”是听者乐于听到的,具有合意性,合意于听者。第二种构式是否定形式承诺句,“会”后面的“Vp'’自然是听者所不期望的;不过,加上“不会”就变为听者所期望的了。
  从奥斯汀和塞尔言语行为理论的视角来看,祈使和请求、命令同属指令式(directives),它和承诺式(commissives)都是以言行事的施事行为。指令式施事行为要点或目的是言者试图使听者做某事,表现的心理状态是想要(希望或愿望);承诺式施事行为要点或目的是言者对将来的行动做出承诺,表现的心理状态是意向。由此看来,言语行为理论对这两小句类具有解释力。
  
  三、从两种问句看其“vp”合意与否
  
  提问也是一种言语行为,疑问句则是该言语行为在语言上的体现。由情态动词“能”和“会”以肯定否定相叠的形式构成的正反问句有两种构式,即“能不能+vp”与“会不会+Vp”。在这两种构式中,“能不能”与“Vp”,“会不会”与“Vp”之间语义搭配上有选择倾向。
  1 能不能Vp'’和“会不会Vp”的比较
  先看一个例句:
  (12)这几年一直摆在我们脑子里的问题是,我们
  提出的到本世纪末翻两番的目标,能不能实现?会不
  会落空?(邓小平)
  上例中,“能不能”的“Vp”是“实现”,“会不会”的“Vp”是“落空”。这种语义上的选择给我们以启迪。“目标”的“实现”是大家共同期望的事,是合意于言者、听者和大家的,具有明显的合意性。而“目标”的“落空”则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具有明显的非合意性。可不可以说,“能不能”后面的“Vp”具有合意性,“会不会”后面的“Vp”具有非合意性呢?这是不是一条规律呢?
  再看下面的例旬:
  (13)原子弹能不能解决战争?不能。(毛泽东)
  (14)这些(指吸引外资)会不会冲击我们的社会主
  义呢?我看不会的。(邓小平)
  (15)我们不能不惶恐,今天欢天喜地推着车的孩
  子,会不会过几年也成了不推车的一群?(余秋雨)
  (16)马书记下来还到哪里去?你没说我今天待客
  吗?能不能到我家去?(贾平凹)
  (17)我担心马书记来了,会不会反感这么大的席
  面?(同上)
  上面各问句,有些是无疑而问,如例(13)、(14)设问,自问自答;有的是全疑而问,如例(16);有些是半疑而问,如例(15)、(17)。观察上面各句里的“Vp”,就会发现“能不能”后面的“Vp”是言者或听者或大家所期望的;“会不会”后面的“Vp”是言者或相关的人所不期望的,如“反感……”等。这种语义倾向,从下面的组合情况可以看得更清楚:
  甲组
  乙组
  (18)能不能来得及?
  (23)会不会来不及?
 (19)能不能合得来?
  (24)会不会合得来?
  (20)能不能坚持住?
  (25)会不会坚持不住?
  (21)能不能看清楚?
  (26)会不会看不清?
  (22)能不能对得起人家?(27)会不会对不起人家?

[1]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