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其他语种 > 汉语教学 > 休闲娱乐 > > 正文

如何维系婚姻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盐田区外国语学校    更新时间:2018-03-17

  童话总是以结婚作为故事的结局。因为没人想知道他们结婚后的生活。欢喜冤家最后喜结连理的故事,大家都喜欢看。但年复一年地和一个人过着单调乏味的日子,听起来就让人哈欠连连。
  大多数美国人都想结婚——哪怕是00后,他们只是希望晚点结婚。相亲网站为了让用户找到更适合他们的对象,投资上亿美元,不断改进技术;律师们花费了大量时间,维护人们自由选择结婚对象的权利;互联网公司改进他们的推荐搜索功能,以便用户能够精确地查找最适合自己的另一半。从某些方面来说,结婚变得越来越容易了。
  
  但是,维系婚姻,或是乐于维系婚姻,却比过去更难了。2014年,美国西南大学心理学教授埃利·芬克尔经过一年的社会学、心理学、经济学和历史数据的分析,得出婚姻正走向两极化的结论。“美国人对婚姻的期待更高了,现实中,也能够获得水平比以往更高的婚姻质量。”他写道。但只有他们愿意做出努力时,才能获得高质量婚姻。如果他们不愿意做出努力,那么他们的婚姻要比上一代人单调乏味的婚姻更让人失望,因为他们在婚姻中对彼此承诺的更多。
  过去,婚姻是出于习俗、责任和生育的需要而缔结的关系。现在,匹配算法可以帮助人们找到另一半,人们更愿意等到条件足够成熟时再结婚,这样,男女双方就可以获得更大的利益。我们很多人认为,一段关系应该,也有能力为双方提供最大限度的满足感:亲密感、支持、稳定、幸福以及性愉悦。一旦婚姻不能让我们获得这些利益了,那么做出离婚的决定将比过去花费的时间更短,成本更小。可是,我们无法判断,婚姻是否可以经受住这样的考验。
  情侣们登记结婚的目的变得模糊。婚姻是最基础、最亲密,也是最容易受到文化、技术和经济压力影响的社会关系。很多人觉得,单身生活成为了一种完全可行,甚至具有吸引力的选择。
  而与此同时,又有事实表明,几乎没有什么事可以比维护婚姻更能让人获得幸福、战胜困难和增加经济上的稳定性。“经营好婚姻的夫妇最后都发现,他们为经营婚姻做出的努力是一段难得的经历,使两人的关系达到和谐的顶点,”康奈尔大学老年病学专家卡尔·佩雷默说,他曾经对700名老年人进行了集中调查,并撰写了著作《爱的30堂课》,“每个人都至少一次地表示过,长期婚姻是他们生命中最好的经历之一。”
  “不过,他们也说,经营婚姻并不容易,”他又说,“或是说,极为困难。”
  婚姻就像博弈论中的“承诺机制”,它让个人受到了约束,但也让他们在后来获得利益。当婚姻处于艰难的阶段时,尽可能地坚持下去,就能获得意外的丰厚回报。
  现代婚姻承诺了什么历史上的婚姻无法承诺的事情?现代婚姻的终极理想就是:你的另一半了解真实的你,他不仅接受你真实的样子,还会帮你成为更好的自己。“你们之间的承诺不仅是彼此忠诚和维护婚姻,还包括努力让对方变得更好,”丽萨·格伦沃尔德说,他与爱人斯蒂芬·艾德勒在2015年写了一本《婚姻手册》,上面记录了他们的婚姻历程,“努力去理解另一半,并支持他,告诉他‘你的想法很好,一定要坚持’。”
  婚姻中的利益发生了变化,那么婚姻中的挑战也随之改变。夫妻双方在家庭中扮演的角色在变化。大家不喜欢把生儿育女当成婚姻的主要原因,但如今,越来越多已婚人士被鼓励生育。科技给我们的生活带来越来越多的诱惑,尽管离婚案件中的过错方将付出一定代价,但是文化和法律却很难确保人们经得住诱惑。
  很多情况下,惩罚也起不到作用。希拉里·克林顿爱上一个拈花惹草的丈夫,从某种意义上说,她经历了一桩麻烦事,维系虚伪的婚姻似乎是弱者的表现。4月,碧昂斯发布了《柠檬水》——一张怒斥不忠的专辑。很多人猜测这位女权主义者很快就会单身。但事实并非如此。关系治疗学家埃丝特·皮尔说:“当你能华丽转身离开时,却依然死守不放,这是一种耻辱。”
  碧昂斯有充足的时间可以改变主意:如今,要做到“至死不渝”,比过去更艰难。人们可以结婚、生子、抚养孩子到他们上大学、退休、退休后共度几十年时光。对有些人而言,和一个经历简单、兴趣乏味的人共同生活一生实在太久了。蒂姆·道林在《如何做一个丈夫》中说:“结婚就像和一个人共享一间地下室,5年后,你几乎知道了对方所有缺点;10年后,你就把对方看得一清二楚。”他也许还想说:25年后,你们可能怎么看对方都不顺眼了。
  尽管20世纪80年代以后,社会整体离婚率有所下降,但是老年人离婚率却在攀升。2014年,一份报告表明:在过去20年,50岁以上的人离婚率翻倍;65岁以上离婚的人比丧偶的人多。1990年,所有离婚人士中,50岁以上的离婚者仅占十分之一。到2010年,这一比例上升到25%。其中有些人是第二次或第三次离婚,他们的第二次、第三次婚姻看似比他们的第一段婚姻还要不堪一击,不过大多数人是第一次离婚。
  一些人口统计学家猜测: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青睐婚姻,也许因为他们把婚姻当做将自己优良基因遗传给下一代的最佳方式。即使婚姻不美满,他们也往往等到孩子长大成人后才离婚——空巢离婚。但是夫妻分歧也许就是因为抚养孩子而产生。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的人口统计学家雪莉·伦德伯格说:“上过大学的人在抚养子女方面也许更有远见。”抚养孩子不仅仅是让他们吃饱穿暖,送他们上学——如家庭学者所说,孩子需要精心栽培。
  
  夫妻双方都外出工作,这让家庭教育更为复杂,这一形势比20年前严峻得多。因为照顾孩子的责任更多还是落在女性肩上,她们往往比男性承受更多压力。此外,因为有自己的事业,她们能够潇洒面对没有另一半的日子。她们有收入、有社交圈、有退休金。


  即使下班回家后,她们依然可以和社交圈的朋友们保持联系。通过社交媒体,她们可以向别人寻求帮助或聊天,她们不用围着丈夫转。久而久之,夫妻间若缺少沟通,容易产生感情危机。知名婚姻咨询师克丽丝·洛克说:“男人相信自己还有不多也不少的迂回空间。”现在,男女双方都认为自己拥有除了伴侣之外的其他选择。他们能轻易找到旧情人或者发展一段网恋。单身更像清澈的海洋,而不是浑浊的水域。

 当然,这些太过学术了,对于分手,缺少合理简单的解释。离婚像是一种失败,但它不是耻辱和麻烦。2000年以后,各州都允许公民不需提供任何理由而离开配偶——在大多数州,甚至不需要经过配偶同意。调解人使离婚更轻易、更廉价。有很多书籍、电视节目和网站围绕着曾经难以想象的观念——好心分手,婚姻调解专家格温妮丝·帕特罗和克里斯·玛汀奉之为“清醒离婚”。
  很多专家指出,终身一夫一妻制不是一种自然状态。很少有动物求一偶而终其一生,即使有,也是鸟类或很丑的动物(比如马达加斯加巨鼠)。关于人类为何要实行一夫一妻制,有一种解释是:减少男性间竞争,维护社会稳定。
  但自然性和重要性是两回事。阅读、绘画、单板滑雪和写代码不具自然性,但是没有人劝我们放弃这些。从某种程度上讲,一夫一妻是资源节约型的——避免人们一直花时间和精力寻找新伴侣,从感情背叛中恢复情绪。
  也许忠诚是一大挑战,欺骗倒是让人司空见惯。比勒莫采访的一对夫妻说:“一定程度的不忠不一定会导致婚姻终结,但是婚姻里必须有协调、反思、咨询。”

[1]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