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其他语种 > 汉语教学 > 休闲娱乐 > > 正文

教老外拾趣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盐田区外国语学校    更新时间:2018-03-16

窦鹏,陕西咸阳人,硕士毕业。2005年考取《作为外语教学能力证书(高级)》。有三年对外汉语教学经历。
  
 教老外汉语  书生、小地主和Spiderman
  
  暑假来了个短期班,据说学生是三个零起点的韩国孩子。要教根本不懂一句汉语的外国孩子,我这个经验为零的汉语老师心里捏了一把汗。
  早晨,三个男孩拿着书本来到了教室,他们很礼貌地对我鞠躬说,“你好!”然后,相互挨着坐在了第一排。借助简单的,得知他们分别八岁、九岁、十岁。十岁的叫李星奎,留着整齐的刘海,斯文安静,像个小书生。九岁的朴津浩,长得很敦实,两只又黑又亮的小眼睛,像极了旧时地主家的小少爷。最小的那个就是个圆咕噜噜的维尼熊,他从头到脚都是Spiderman的武装,帽子、T-shirt、短裤、手表、凉鞋,还有铅笔盒都印有蜘蛛侠。他们是跟父亲或母亲一起来中国的,父母们是韩国的中学汉语教师,趁着暑假来进修汉语,也带了他们一起来学习、旅游。
  八九岁是最调皮、贪玩的时候,一连上四节外语课,就连成人都很煎熬,更别说是孩子了。给孩子上课得照顾他们的情绪和耐性,不时用新招儿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还得“治理”他们。课堂上,我们大部分靠动作、表情以及非常简单的英语单词来沟通。李星奎学习最认真,不但学得快,还能把我讲的内容用翻译给同学。小地主听讲最不专心,手里总是忙个不停,铅笔、橡皮擦这时变成了他的玩具。Spiderman见我盯着他,赶紧用胳膊碰碰他,他抬起头来,两只黑豆豆眼对我精明地笑了笑,但对上课的内容一脸茫然。每次留作业,他都一个字没写。我只好留出时间,手把手一笔一画教他写字。
  孩子的天性不会因在异国他乡而有所收敛。和老师熟悉了,对环境也有所适应,孩子们就放任开来。下了课,他们在教室里跑来跑去,玩游戏、打仗。Spiderman最爱笑,咯咯咯的笑声像一锅快要炒熟的豆子急着蹦出来。他的笑声从下课到上课一直洋溢在教室里,充满了整个夏天。
  一天,我带了饼干给他们,小地主眼睛里说老师,你也吃!我摇摇头。他从盒子里使劲抠出一块饼干递给我,说:“老师,老师……”一股感动涌上心头,语言不通并没有阻止孩子友爱的心啊!我有些内疚,不该在心里嫌他不爱学习。
  后来,看图识字卡片帮了我们大忙,课堂学习活跃了起来。我还带孩子们走出教室,教他们认识身边的事物,花,红色,草,绿色,树,大树,小草,天空等等。我们一起“走”“跑”“跳”“飞”“快跑”“慢走”……孩子们边玩边学,说着笑着。学的词语多了,就能一起做游戏、唱歌,他们高兴得像三只兔子上蹿下跳。
  朴津浩还是上课爱走神,有一次他看着窗外叫:“老师,树,树!”随着他的指端望去,原来起风了,树叶在动,于是又教他们“树叶”“刮风”“下雨”等词汇。他的汉语第一次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小家伙也有了学习的兴致,铅笔从玩具恢复了它原有的功能,他主动学写汉字了。
  短短的两周学习,他们会说一些句子。三个孩子把彼此的书本、东西夺来夺去,开心地做着自由对话练习。“这是我的书”“那是李星奎的本子”“我喜欢吃饼干,Spiderman喜欢吃苹果”……小地主突然问我,“老师,你喜欢什么?”
  在孩子的笑声里,那个夏天过得很快。
  
  中国小孩的屁股,冷不冷?
  
  初级班一位韩国女生请求课后单独辅导,她几乎不能说完整的汉语句子。寒冷的冬天,留学生宿舍里的暖气够足,我们经常席地而坐。美真捧上热乎乎的茶,然后把学习中积累下来的问题一个个摆在我面前,查了电子词典,边问边记笔记。学习之外,美真第一个问的是买东西、讲价钱怎么问和怎么说。我告诉她,她像得了法宝似的笑眯眯地重复着:“多少钱?便宜点儿。”
  女生,不分国籍,不论语言是否相通,都忘不了八卦。

[1]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