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其他语种 > 汉语教学 > 休闲娱乐 > > 正文

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盐田区外国语学校    更新时间:2017-12-30
奥林匹克之梦 
   
  顾拜旦(1863—1937年)出生于法国巴黎的个贵族家庭,承袭了家族的男爵封号。 
  少年时期的顾拜旦阅读了英国小说《汤姆-布朗的学生时代》,感觉到书中的人物在学业和体育之间找到了“完美的平衡”。从此,他对体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尤其喜爱拳击、击剑、骑马和划船等运动。大学毕业后,顾拜旦长期致力于教育事业。针对学生因学业过重而劳累的问题,顾拜旦指出“唯一的解决办法是让孩子们进行体育游戏。”他还代表法国参加,国际体育训练大会,敏锐地感觉到体育的发展正在走向国际化。 
  在距离希腊首都雅典西南约300公里的地方,有一片丘陵地带,这就是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发源地——奥林匹亚。在希腊神话传说中,天神宙斯打败了他的父亲,下令在奥林匹亚的树林里举行竞技比赛,以庆祝和纪念自己成为众神之父,古代奥运会由此拉开了帷幕。历史上,这场盛会每4年举行一次,希腊各城邦在运动会举办期间停止彼此之间的战争,挑选拥有强健体魄的男人到这里聚集,在赛跑、跳远等体育项目中展开勇敢的竞争。历经1000多年的辉煌之后,古代奥运会迫于战争破坏和异族统治者的禁令而停办,无奈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人类记忆中一个古老而神秘的梦。在古代奥运会沉寂了1500多年以后,人们开始在古希腊的废墟上寻找失落的文明。经过德国学者6年的发掘,古代奥运会遗址终于重见天日,那些巨大的看台、宏伟的白色石柱、绘有英姿勃发的希腊男子的斑驳壁画,接连不断地被媒体报道出来。顾拜旦被这一切强烈地吸引住了,他激动地呼喊:“德国人发掘和清理了奥林匹亚遗址,我们法国人完全可以恢复它的光荣历史,使它重放光彩!”此时,埋藏在顾拜旦心底的奥林匹克之梦被逐渐唤醒了。 
  顾拜旦访问了奥林匹亚遗址,面对碧蓝的大海和古老的山峰,感慨地说:“在古希腊历史上,没有任何事物对我的触动比奥林匹克更为强烈。它是那么圣洁,令人神往。“看到因各种国际纷争而动荡不安的世界正日益走向战争,顾拜旦萌生了一个想法:是人们的误解与偏见导致了战争,古代奥运会期间各城邦实行“神圣休战”原则,体现了人们的共同心愿与和平理想。如果用现代形式复兴奥运会,使它成为世界性的运动会,就可以定期将各国青年组织起来,让他们在比赛中相互了解。这样不就有助于消除偏见,从而促进人们的友好相处,实现世界和平吗? 
  从此,创办现代奥运会成为顾拜旦为之奋斗的目标,他把一切都毫无保留地献给了奥林匹克理想。他不畏艰辛,到许多国家进行游说,满怀激情地倡导复兴奥运会,点燃人们的热情之火。 
   
  让奥运会“复活” 
   
  1894年,经过顾拜旦和同事们的多年努力与精心筹备,恢复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代表大会在巴黎胜利召开。大会通过了顾拜旦制订的《奥林匹克宪章》,确定了现代奥运会的宗旨,并规定只允许业余运动员参加。为了筹办现代奥运会,还成立了奥运会的领导机构——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规定为国际奥委会法定语言,希腊诗人维凯拉斯被选为第一任主席,顾拜旦当选为秘书长。大会决定,第一届现代奥运会在希腊举行,以后按照古奥运会的传统,每4年举行一次。让奥运会“复活“的梦想即将实现啦!兴奋之余,顾拜旦写下了这样的感受“奥林匹亚的理想已经穿过岁月的迷雾,重新向我们走来,用它那令人欣喜的希望之光,在20世纪来临之际照亮着我们。” 
  即将召开奥运会的喜讯传到了雅典,希腊举国上下都在兴高采烈地谈论此事。出人意料的是,希腊首相特里库皮斯提出,因为缺乏经费,要求推迟举办奥运会。这对喜爱奥运的人们来说无异于当头棒喝。顾拜旦心急如焚,立即赶到雅典对首相进行劝说。特里库皮斯坚持己见“一个国家负债累累,能拿很多钱去开运动会吗?这是不行的。”于是,两人的交谈不欢而散。当顾拜旦来到雅典古运动场遗址,看到断垣残壁、满目荒凉的景象时。他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在这样的废墟上重建运动场确实需要一大笔资金。 
  顾拜旦是一个意志顽强的人,并未灰心丧气。他抱着一线希望求助于希腊王储。王储康士坦丁是一个喜爱运动的英俊青年,在国王乔治一世出国访问时代理国家事务。学识渊博的顾拜旦与王储谈起了希腊反抗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统治的起义,谈到了英国诗人拜伦为帮助希腊人民获得自由而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他禁不住满怀激情地说:“在那次残酷的战争中,30万希腊人为了使自己的同胞能做命运的主人,义无反顾地洒下了最后一滴鲜血。因此,我对这样的希腊满怀信心。”王储被深深地感染了,激动地说:“而我,也对奥运会充满信心。”此言一出,顾拜旦已经感到不虚此行了。王储亲自接管了奥运会的筹备工作,引起了首相的强烈不满。乔治一世回国后,公开支持王储,迫使特里库皮斯辞去了首相职务。一个国家的政府首脑竟然因为奥运会的主办问题而丢了官,这在奥运史上是仅有的一次。顾拜旦继续努力,动员个个希腊富豪出资赞助。为了筹集资金,希腊发行了第一套奥运邮票。顾拜旦欣慰地说“奥林匹克邮票一发行,奥运会的举办就成定局了。” 
  1896年4月6日,第一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如期在雅典开幕。开幕式上,乔治一世高度赞扬了顾拜旦为“复活”奥运会所作的贡献。熄灭了15个世纪的奥运圣火。在大理石运动场再次点燃,站在主席台上的顾拜旦和全场的人们起发出了无比激动的欢呼声。 
  本次奥运会共有13个国家的311名运动员参加了比赛,其中来自东道主希腊的运动员就占了230人。比赛项目分田径、游泳、举重、射击、自行车、古典式摔跤、体操、击剑和网球9个大项。顾拜旦让奥运会“复活”了,他当之无愧地获得了“现代奥林匹克之父”的光荣称号。 
   
  “更快、更高、更强” 
   
  顾拜旦认为,只有使奥林匹克运动在不同国家与地区广泛传播,成为国际性的活动,才能使奥林匹克精神发扬光大,更具有生命力。因此,他要求奥运会在世界各地举行,反对把希腊作为永久会址。雅典奥运会后,顾拜旦当选第二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立即全力筹办在故乡巴黎举行的第二届奥运会,开始把奥运圣火从爱琴海边传递到世界各地。1912年,在瑞典举行的第5届奥运会上,顾拜旦针对体育竞赛中的一些弊端,发表了著名的诗作《体育颂》,获得了本届奥运会文艺比赛的金质奖章。顾拜旦为国际奥委会精心设计了会旗、会徽。奥运会会旗图案为白底,上面绘有蓝、黄、黑、绿、红5个环环相扣的彩色圆环,象征着五大洲的团结以及全世界运动员以公正、坦率的比赛和友好的精神在奥运会上相聚。顾拜旦十分欣赏他的朋友狄东神甫所提出的口号——“更快、更高、更强”。认为它体现了人类永远向上与不断进取的伟大精神,并把它确立为奥运会的口号。 
  顾拜旦担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职务长达28年之久,退休后被聘为终生名誉主席。他死后,人们遵照他的遗愿,将他的遗体就地安葬在洛桑,而心脏则安葬在希腊的奥林匹亚。他希望,即使长眠于地下,自己的心脏仍然能与奥林匹克运动的脉搏一起跳动。 
  今天,法国有以顾拜旦命名的街道与体育场(馆),法国国家奥委会的大厅里还矗立着顾拜旦的铜像。希腊雅典的大运动场中设有个永远留给顾拜旦的空座位,前来参观的人们心中似乎都有着同样的感觉:场内不断回荡着一种响亮的声音——“更快、更高、更强”。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