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其他语种 > 汉语教学 > 视听资源 > > 正文

博尔赫斯名言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盐田区外国语学校    更新时间:2017-12-09

博尔赫斯名言
【1】: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贫穷的街道、绝望的日落、破败郊区的月亮。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博尔赫斯 《英文诗两首》
 
【2】:我心里一直都在暗暗设想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博尔赫斯 《关于天赐的诗》
 
【3】:你的肉体只是时光,不停流逝的时光 你不过是每一个孤独的瞬息 --博尔赫斯 《你不是别人》
 
【4】:房子实际上并没有这么大,使它显得大的是阴影、对称、镜子、漫长的岁月、我的不熟悉、孤寂。 --博尔赫斯 《死亡与指南针》
 
【5】:任何命运,无论如何漫长复杂,实际上只反映于一个瞬间:人们大彻大悟自己究竟是谁的瞬间。 --博尔赫斯 《塔德奥·伊西多罗·克鲁斯小传》
 
【6】:世界会变,但是我始终如一,我带着悲哀的自负想道。 --博尔赫斯 《阿莱夫》
 
【7】:我如何对我的日子说:我住在你那里,却未曾抚摸你,我周游了你的疆域,却未曾见过你。 --博尔赫斯
 
【8】:使他觉得遥远的不是时间长,而是两三件不可挽回的事 --博尔赫斯 《等待》
 
【9】:我写作,不是为了名声,也不是为了特定的读者,我写作是为了光阴流逝使我心安 --博尔赫斯
 
【10】:命运之神没有怜悯之心 上帝的长夜没有尽期 你的肉体只是时光,不停流逝的时光 你不过是每一个孤独的瞬息 --博尔赫斯 《你不是别人》
 
【11】:多年来我弄懂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世界上任何事物都可能成为地狱的萌芽;一张脸、一句话、一个罗盘、一幅香烟广告,如果不能忘掉,就可能使人发狂。 --博尔赫斯 《德意志安魂曲》
 
【12】:我滑下你的暮色如同厌倦滑落一道斜坡的虔诚,年轻的夜晚像你屋顶上的一片翅膀。 --博尔赫斯
 
【13】:在他的想象中,那些多梦的夜晚是他可以藏身的又深又暗的水潭。 --博尔赫斯 《秘密的奇迹》
 
【14】: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豪·路·博尔赫斯 《虚构集》
 
【15】:没有比思考更复杂的享受了,因此我们乐此不倦。 --博尔赫斯 《永生》
 
【16】:我心想,一个人可以成为别人的仇敌,成为别人一个时期的仇敌,但不能成为一个地区、萤火虫、字句、花园、水流和风的仇敌。 --博尔赫斯 《小径分岔的花园》
 
【17】:所有的人都从生活中得到了一切,但是大多数人自己却不知道。 --博尔赫斯 《翁德尔》
 
【18】:人会逐渐同他的遭遇混为一体;从长远来说,人也就是他的处境。 --博尔赫斯 《神的文字》
 
【19】:永生是无足轻重的;除了人类之外,一切生物都能永生,因为它们不知道死亡是什么;永生地意识是神明、可怕、莫测高深。 --博尔赫斯 《永生》
 
【20】:但丁·加布里埃尔·罗塞蒂读了《呼啸山庄》后曾给一位友人的信中说:“事情发生在地狱,但不知为什么全都是英国地名。” --博尔赫斯 《私人藏书》
 
【21】:凯尔特人也有一个故事讲的是两个有名的吟唱诗人的比赛。一个诗人弹着竖琴,从黎明唱到黄昏。星星和月亮爬上来时,他把竖琴交给对手。后者把琴搁在一边,站起身。前者认输了。 --博尔赫斯 《瓜亚基尔》
 
【22】:失眠是知道别人独睡时自己不该独醒,是渴望进入梦境而又不能成眠,是对活着和还将继续活下去的恐惧,是懵懵懂懂熬到天明。 --博尔赫斯
 
【23】:“庄子梦虎,梦中他成了一头老虎”,这样的比喻就没有什么寓意可言了。蝴蝶有种优雅、稍纵即逝的特质。如果人生真的是一场梦,那么用来暗示的最佳比喻就是蝴蝶。 --博尔赫斯 《博尔赫斯谈诗论艺》
 
【24】:一个非常老的男人背靠柜台蹲在地上,像件东西似的一动不动。悠久的岁月使他抽缩,磨光了棱角,正如流水磨光的石头或者几代人锤炼的谚语。 --博尔赫斯 《南方》
 
【25】:我从小就接受了那些丑陋的东西,世界上本来就又许多格格不入的事物为了生存而不得不相互接受。 --博尔赫斯 《事犹未了》
 
【26】:死亡是活过的生命,生活是在路上的死亡。 --博尔赫斯
 
【27】:西里西亚的安杰勒斯曾说,“玫瑰是没有理由的。”几个世纪后,惠斯勒又宣称:“艺术是自己发生的。” --博尔赫斯 《私人藏书》
 
【28】:因此,一切疏忽都经过深思熟虑,一切邂逅相遇都是事先约定,一切屈辱都是惩罚,一切失败都是神秘的胜利,一切死亡都是自尽。 --博尔赫斯 《德意志安魂曲》
 
【29】:拂晓时我仿佛听见一阵喧嚣, 那是离去的人群; 他们曾经爱我,又忘了我; 空间、时间和博尔赫斯已把我抛弃。 --博尔赫斯 《界限》
 
【30】:人死了,就像水消失在水中 --博尔赫斯
 
【31】:像以往一样,我发现自己是个胆小鬼,因为怕失败而不敢大胆期望。 --博尔赫斯 《莎士比亚的记忆》
 
【32】:”Yo no hablo de venganzas ni perdones, el olvido es la única venganza y el único perdón” 我不愿谈论报仇或原谅。遗忘就是唯一的复仇与宽恕! --Jorge Luis Borges
 
【33】:卡夫卡的命运就是把各种各样的处境和挣扎化为寓言。他用清澈的风格来写污浊的梦魇……他是犹太人,但就我所知,其作品中从未出现过“犹太人”这个词。他的作品不受时间限制,或许更是永恒的。 --博尔赫斯 《私人藏书》
 
【34】:拜伦……“她优美地走着,就像夜色一样。” --博尔赫斯 《博尔赫斯谈诗论艺》
 
【35】:日子是一张琐碎小事织成的网, 遗忘是由灰烬构成, 难道还有更好的命运。 --博尔赫斯 《致诗选中的一位小诗人》
 
【36】:创作就是把我们读过东西的遗忘和回忆融为一体。 --博尔赫斯 《博尔赫斯口述》
 
【37】:我重新阅读了《附录与补遗》的第一卷,看到叔本华说一个人从出生的一刻起到死为止,所能遭遇的一切都是由他本人事前决定的。因此,一切疏忽都经过深思熟虑,一切邂逅都是事先预定,一切屈辱都是惩罚,一切失败都是神秘的胜利,一切死亡都是自尽。  我终于搞明白了,为一种宗教而死比终生弘扬它要简单得多。 --博尔赫斯
 
【38】:世界本来就是迷宫,没有必要再建一座。 --博尔赫斯 《阿莱夫》
 
【39】:逐渐失明并不是悲惨的事情。那像是夏季天黑得很慢。 --博尔赫斯 《另一个人》
 
【40】:“撇开我现在谈的话题,我想提一下一首诗,也许这是莱奥波尔多.卢戈内斯最好的诗句。毫无疑问,这是在地狱第五歌的启发下写成的。这是《幸运的灵魂》中的头四句,是1922年《金色的时刻》十四行诗诗集中的一首: 那天下午快到末梢, 我正习惯地向你说再见, 一种要离开你时模糊的痛苦, 让我懂得我已经爱上了你。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博尔赫斯谈艺录》
 
【41】:联系我们的不是爱而是恐惧,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如此爱你。 --博尔赫斯
 
【42】:人的记忆并不是一种加法,它是意义不明确的各种可能性的混合。 --博尔赫斯 《莎士比亚的记忆》
 
【43】:一个人进入暮年时,会有很多回忆,但经常自动浮现于脑海的,大概也不会很多,这当中会有一张年轻的脸,和这张脸引发的灿烂的记忆,这张脸不一定属于妻子,也不一定属于初恋情人,它只属于瞬间。 --博尔赫斯
 
【44】:玫瑰即玫瑰,花香无意义 --博尔赫斯
 
【45】:我应该相信还有别的,其实都不可信。只有你实实在在。你是我的不幸,和我的大幸,纯真而无穷无尽 --博尔赫斯
 
【46】:我给你一个久久的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博尔赫斯
 
【47】:过度的希望,自然而然地产生了极度的失望。 --博尔赫斯 《巴别图书馆》
 
【48】:他认为时间有无数系列,背离的、汇合的和平行的时间织成一张不断增长、错综复杂的网。由互相靠拢、分歧、交错,或者永远互不干扰的时间织成的网络包含了所有的可能性。在大部分时间里,我们并不存在;在某些时间,有你而没有我;在另一些时间,有我而没有你;再有一些时间,你我都存在。 --博尔赫斯 《小径分岔的花园》
 
【49】:我不知道这种忐忑不安的日子持续了多久。你的已经去世的父亲有一次对我们说,金钱是可以用分或者比索计算的,时间却不能用日子计算,因为比索都是一样的,而每天甚至每一小时都各不相同。他说的话我当时不太懂,但是一直铭记在心。 --博尔赫斯 《胡安·穆尼奥拉》
 
【50】:语句,被取代和支离破碎地语句,别人的语句,是时间和世纪留下的可怜的施舍。 --博尔赫斯 《永生》
 
【51】:我们轻易地接受了现实,也许因为我们直觉感到什么都不是真是地。 --博尔赫斯 《永生》
 
【52】:我是人人,我是无人.我是别人, 我是他而不自觉,他曾见过  另一个梦--我的醒.他评判着 他置身局外而且微笑。 --博尔赫斯 《梦》
 
【53】:我寻找自己的真实面貌,世界形成之前它已形成。 --博尔赫斯 《塔德奥·伊西多罗·克鲁斯小传》
 
【54】:我们生命中的每位过客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们会留下自己的一些印记,也会带走我们的部分气息。我需要你,我生命之树的叶子,就像需要和平、爱与健康一样,无论现在还是永远。有人会带走很多,也有人什么也不留下。这恰好证明,两个灵魂不会偶然相遇。 --博尔赫斯 《朋友之树》
 
【55】:后来他“死了”,他那淡淡的印象也就消失,仿佛水消失在水中。 --博尔赫斯 《另一次死亡》
 
【56】:在所有人类的发明中,最令人惊叹的,无疑是书。其他发明只是人类躯体的拓展罢了。显微镜和望远镜是视觉的拓展;电话是声音的拓展;接着我们还有犁和剑,胳膊的拓展。可是书却是另一种东西:书籍是记忆和想象的拓展。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57】:有家报纸曾登过一副丑化他的漫画,克尔凯郭尔对自己说,他一生的真正目的也许就是为了引出那幅画来。帕斯卡显然着意挽救自己的灵魂;克尔凯郭尔却说:“如果末日审判之后,只有一个人被罚入地狱,而那个人恰好是我,我将在地狱里赞美上帝的公正。” --博尔赫斯 《私人藏书》
 
【58】:荒漠既是真实的存在又具有象征意义。它空无一人,英雄正等着人群出现。 --博尔赫斯 《私人藏书》
 
【59】:”He sospechado alguna vez que la única cosa sin misterio es la felicidad, porque se justifica por sí sola” 我偶而会猜想─ 喜悦是唯一不带神秘色彩的东西,因为它的依据源自于自己 --Jorge Luis Borges
 
【60】:贫穷是难以忍受的,富有是庸俗的最不舒服的形式。 --博尔赫斯 《一个厌倦的人的乌托邦》
 
【61】:假如我们看出一首诗表达了某种渴望,而不是叙述一件事实,那首诗就是成功之作。 --博尔赫斯 《另一个人》
 
【62】:他想起人们做的梦是属于上帝的,迈蒙尼德斯说过,梦中的话语如果清晰可辨,并且看不见说话的人,那些话就是神圣的。 --博尔赫斯 《秘密的奇迹》
 
【63】:黑夜是一片比世界更大的云,是一个满身是眼的妖魔。 --博尔赫斯 《私人藏书》
 
【64】:存在是被感知,这是我们独特的世界观的原则、手段和目的。 --博尔赫斯 《一个厌倦的人的乌托邦》
 
【65】:据说人们生下来不是亚里士多德式,便是柏拉图式。这等于说,任何抽象性质的争辩都是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论争的一个片断。 --博尔赫斯 《德意志安魂曲》
 
【66】:衰老和恐惧也许误导了我,但我认为独一无二的人类行将灭绝,而图书馆却会存在下去:青灯孤照,无限无动,藏有珍本,默默无闻,无用而不败坏。 --豪·路·博尔赫斯 《虚构集》
 
【67】:假如你像个男子汉那样战斗,你就不会像条狗似的被人绞死。 --博尔赫斯
 
【68】:过去是构成时间的物质,因此时间很快就变成过去。 --博尔赫斯
 
【69】: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莎士比亚这条大河的水威胁到我渺小的河水,几乎把我淹没。我惊恐地发现,我正在忘记父辈地语言。因为一个人地特点是以记忆为基础的;我的害怕有我的理由。 --博尔赫斯 《莎士比亚的记忆》
 
【70】:“荣耀归于不朽的神,他手里握着无限宽恕和无限惩罚的两把钥匙。” --博尔赫斯 《双梦记及其他》
 
【71】:更令人惊奇的例子要算西班牙了。西班牙本应由维加、卡尔德隆或克维多来代表,但并非如此。它却由塞万提斯来代表。塞万提斯是宗教迫害时期的人,然而他的态度是温和的、宽容的、可以说,他既无西班牙人的美德,也无西班牙人的恶习。 --博尔赫斯 《博尔赫斯口述》
 
【72】:证明巴勒莫历史悠久的人是保罗·格罗萨克。《图书馆编年史》第四卷第三百六十页的一个注释已有记载;多年以后,《我们》第两百四十二期刊登了证明或公证文件。文件表明,有个名叫多明格斯(多梅尼科)·德·巴勒莫的意大利的西西里人,也许是为了保存一个难以化的姓,在自己的名字后面加上他的国籍,他“二十岁时来到本市,娶一个征服者的女儿为妻”。这位多明格斯·巴勒莫于1605年至1614年间在本市供应牛肉,马尔多纳多河畔有他的牲口栏,豢养或者屠宰野牛。牛已经宰光,但为我们留下一段明确的记载:“城市边缘的巴勒莫庄园有一头杂毛的骡子。”听来似乎荒谬,我仿佛看到了它很久以前的清晰而细微的形象,不想再添加什么细节。 --博尔赫斯 《博尔赫斯口述》
 
【73】:在人类使用的各种工具中,最令人惊叹的无疑是书籍。其他工具都是人体的延伸。显微镜、望远镜是眼睛的延伸;电话是嗓音的延伸;我们又有了犁和剑,它们是手臂的延伸。但书籍是另一回事:书籍是记忆和想象的延伸。 --博尔赫斯 《博尔赫斯口述》
 
【74】:我徒劳地期待 入梦之前的象征和分崩离析。 --博尔赫斯 《失眠》
 
【75】:他已经不再相信自由意志,而是喜欢重复卡莱尔的这句名言:“世界历史是我们被迫阅读和不断撰写的文章,在那篇文章里面我们自己也在被人描写着。” --豪·路·博尔赫斯 《虚构集》
 
【76】:棋子们并不知道其实是棋手   伸舒手臂主宰着自己的命运   棋子们并不知道严苛的规则   在约束着自己的意志和退进   黑夜与白天组成另一张棋盘   牢牢将棋手囚禁在了中间   上帝操纵棋手,棋手摆布棋子   上帝背后,又有哪位神祗设下   尘埃,时光,梦境和苦痛的羁绊 --博尔赫斯 《棋》
 
【77】:比丹尼尔的外貌(我的局部失明使我更容易忘记)更重要的是他众所周知的噩运。那么多年下来,一个人可以佯装许多东西,却不能佯装幸福。丹尼尔.索普,他的身上几乎散发着忧郁的气质。 --博尔赫斯 《莎士比亚的记忆》
 
【78】:假若我们知道什么是时间的话 那么 我相信 我们就会知道我们自己 因为我们是由时间做成的 造成我们的物质就是时间 --博尔赫斯
 
【79】:我哭了,因为我亲眼看到了那个名字屡屡被人们盗用、但无人正视的秘密的、假设的东西:难以理解的宇宙。 --博尔赫斯 《阿莱夫》
 
【80】:我一再对自己说时间是一条由过去、现在、将来、永恒和永不组成的无穷无尽的经线,没有什么东西比时间更难以捉摸的了。 --博尔赫斯 《事犹未了》
 
【81】:你会反驳说,现实不一定非有趣不可。我的答复是,现实可以不承担有趣的义务,但不能不让人作出假设。 --博尔赫斯 《死亡与指南针》
 
【82】:梦像黑水一样把他淹没了。 --博尔赫斯 《秘密的奇迹》
 
【83】:严重事件是超越时间范畴的,可能因为过去和将来的联系给砍断了,也可能因为组成事件的各个部分之间似乎没有关联。 --博尔赫斯 《埃玛·宗兹》
 
【84】:我觉得年轻人好像特别喜欢这种强说愁的感觉;他们几乎是竭尽所能地让自己愁眉不展,而且他们通常也都能得逞。 --博尔赫斯 《博尔赫斯谈诗论艺》
 
【85】:我以忧郁的自负这样想:宇宙会变化,而我不会。 --博尔赫斯 《阿莱夫》
 
【86】:上帝操纵棋手,棋手摆布棋子上帝背后,又有哪位神祗设下尘埃,时光,梦境和苦痛的羁绊。 --博尔赫斯 《棋》
 
【87】:因为时间永远分岔,通向无数的未来。在将来的某个时刻,我可能成为您的敌人。 --博尔赫斯 《小径分岔的花园》
 
【88】:阴谋诡计与时间永恒的错综交织。承认吧,无论做了什么选择,事情依然有无数种可能,我们只是走出迷宫的一种途径而已,依然有无数种途径,但结局只有一个:死亡,也许它是终点,也许只是一个虫洞通向另一个起点 --博尔赫斯 《小径分岔的花园》
 
【89】:诗应该要有的样子,也就是热情与喜悦。 --博尔赫斯 《博尔赫斯谈诗论艺》
 
【90】:人们除了自己的本行之外,对别的事情都容易轻信。 --博尔赫斯 《秘密的奇迹》
 
【91】:我不属于任何人,我属于全世界,你们在进来之前已身在其中,你们在离去之后仍身在其中。 --博尔赫斯 《小径分岔的花园》
 
【92】:越是无所顾及,越能让人相信这不是骗局;越是明目张胆,越不会露出马脚。 --博尔赫斯
 
【93】:梦是剧场,上演的戏剧.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博尔赫斯谈艺录》
 
【94】:我从怯懦中汲取了在关键时刻没有抛弃我的力量。我预料人们越来越屈从于穷凶极恶的事情;要不了多久世界上全是清一色的武夫和强盗了;我要奉劝他们的是:做穷凶极恶的事情的人应当假想那件事情已经完成,应当把将来当成过去那样无法挽回。我就是那样做的,我把自己当成已经死去的人,冷眼观看那一天,也许是最后一天的逝去和夜晚的降临。 --博尔赫斯 《小径分岔的花园》
 
【95】:他一再对自己说,可怕地是死亡地纯粹和总体行为,而不是具体地细节。……他后来想,现实往往不可能和预见吻合;他以狡诈地逻辑推断,预先设想一个具体细节就能防止细节地发生。他坚信那种靠不住地魔法,虚构了一些难以忍受地特点,为的是不让它们发生;最后自然担心那些特点真的应验。 --博尔赫斯 《秘密地奇迹》
 
【96】:叔本华临终之前对爱德华·格里塞巴赫所说的话,就足以说明问题了。他说:“如果有时我感到不幸,那是因为糊涂和错误所致。我会把自己看做是另外一个人,例如,看做是一个得不到替补职位的替补者,一宗诽谤案的被告,一个被心爱的姑娘小看的恋人,一个不能走出家门的病人或另一个像我一样遭受同样苦难的人。我不像他们那些人,这种不幸至多是我穿旧丢弃的一件衣服的布料而已。我究竟是什么人呢?我是《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一书的作者,我是曾经回答过什么是‘是’这个谜而引起未来世纪思想家关注的人。这就是我。在我有生之年,哪一个人敢对我持有意义呢?”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博尔赫斯谈艺录》
 
【97】:祖哈伊尔说,经历了八十年的痛苦和光荣之后,他多次看到命运像一头瞎眼的骆驼那样突然把人们踩得稀烂。 --博尔赫斯 《阿威罗伊的探索》
 
【98】:哲学史为何物?哲学不过是一段记录印度人、中国人、希腊人、学院学者、柏克莱主教、休谟、叔本华,以及所有种种的困惑史而已。 --博尔赫斯 《博尔赫斯谈诗论艺》
 
【99】:他十分虔诚,认为自己和上帝订有一个秘密契约,只要他祷告忏悔,干了再缺德的事也不会受到惩罚。 --博尔赫斯 《埃玛·宗兹》
 
【100】:语言的连续性不恰当地夸大了我们所说的事实,因为每个字在书页上占一个位置,在读者心里占一个瞬间。 --博尔赫斯 《瓜亚基尔》
 

【101】:我希望时间会变成一个广场,照相机只是一个让我的所思暂时安生的处所,一个压扁的铁皮罐子。时间的广场可以容纳很多意外。时间之外的一切,也许只是多余的忧愁。 --博尔赫斯
 
【102】:英雄们就这样战斗,可敬的心胸无畏无惧,手中的钢剑凌厉无比,只求杀死对手或者沙场捐躯 --博尔赫斯
 
【103】:我又感到刚才说过的躁动。我觉得房屋四周潮湿的花园充斥着无数看不见的人。那些人是艾伯特和我,隐蔽在时间的其他纬度之中,忙忙碌碌,形形色色。 --豪·路·博尔赫斯 《虚构集》
 
【104】:叔本华提出了一个是所有人都永远感到困惑的表白:“世界是我的表象。信奉这条真理的人不承认有一个太阳、一个地球,只承认一双看到一个太阳的眼睛、一只触摸到一块土地的手。”也就是说,对唯心主义者叔本华来说,人的一双眼睛和一只手比太阳和大地更加真实,更加本质。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探讨别集》
 
【105】:爱上一个人就像是创造一种宗教,而那种宗教所信奉的神是靠不住的。但丁对贝雅特丽齐的感情达到了偶像崇拜的程度,这是无可反驳的事实,她有时嘲笑,有时忽视但丁,这些事实在《新生》里已有记载。有人主张那些事实是别的事实的象征。果真如此的话,我们更确信但丁不幸而迷信的爱情。贝雅特丽齐死后,但丁永远失去了她,为了缓解忧伤,便虚构了同她相遇的情节。我认为他在《神曲》中采取了三部曲的结构,目的就是把那次邂逅穿插进去。他想起了常常梦见遇到障碍的伤心情况。 --博尔赫斯 《博尔赫斯口述》
 
【106】:时间是一条令人沉没的河流,而我就是河流;时间是一只使我粉身碎骨的虎,而我就是虎;时间是一团吞噬我的烈火,而我就是烈火。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探讨别集》
 
【107】:所有文学在讲一件事,那就是人生多苦。 --博尔赫斯
 
【108】:一切艺术都力求取得音乐的属性,而音乐的属性就是形式。音乐、幸福的状态、神话学、时间塑造的面貌、某些晨暮的时刻以及某些地点,都想对我们说些什么,或者说了些我们不该遗忘的事情,或者正要向我们传达某些信息;这一即将来临然而没有出现的启示或许正是美学的事实。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探讨别集》
 
【109】:爱国主义的幻想是不着边际的。公元1世纪时,普鲁塔克就嘲笑过那些声称雅典的月亮比科林斯的圆的人;17世纪的弥尔顿曾说上帝有首先启示他的英国人的习惯;17世纪初,费希特宣布说有个性的人和德国人显然是一回事。在这里,国家主义者大有人在;据他们自己说,他们的应予重视、无可非议的动机是弘扬阿根廷人的优秀品质。但是他们很不了解阿根廷人;论争时往往根据外在的事实,比如说,根据西班牙征服者、假想的天主教传统,或者“撒克逊帝国主义”替阿根廷人下定义。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探讨别集》
 
【110】:我把了解的事都写下来,不加省略,因为生活像罪孽那么羞怯,我们不知道在上帝看来哪些算是重点。 --博尔赫斯 《博尔赫斯口述》
 
【111】:法国尚未选出能代表自己的作者,人们倾向于雨果。毫无疑义,我十分敬佩雨果,但雨果并不是典型的法国人,他可以说是个在法国的外国人。雨果那层出不穷的比喻和华丽的词藻表明他并不是典型的法国人。 --博尔赫斯 《博尔赫斯口述》
 
【112】:仿佛每个国家都想由一个与众不同的人来代表,以补救自己的不足,弥补自己的缺陷。我们本应选择萨米恩托的《法昂多》当做国书,但我们没有这样做。由于我们有战争的历史,刀光剑影的历史,我们便把叙述一个逃兵的史诗《马丁·菲耶罗》做为代表,尽管这本书被选中是有理由的,但怎么能设想我们的历史会让这么一个征服荒原的逃兵来代表?然而,事实就是这样,似乎每个国家都感到有这个必要。 --博尔赫斯 《博尔赫斯口述》
 
【113】:幸好现实的丰富多彩的模样不是唯一的:还有回忆中的模样,回忆的要素不在于事实的衍化,而在于持久的孤立的特点。那种诗情是我们的无知所固有的,我无须寻找别的。 --博尔赫斯 《博尔赫斯口述》
 
【114】:上帝就是这样看着宇宙的历史,看看历史上发生件件事情。所有这一切在光彩夺目、令人眼花缭乱的瞬间,即永恒中看到的。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博尔赫斯谈艺录》
 
【115】:他有过顶峰,有过狂喜,有过辉煌的下午。以后的时间算得了什么? --博尔赫斯
 
【116】:克鲁斯在黑暗中搏斗(他的身体在黑暗中搏斗)时,他心里开始明白过来。他明白命运没有好坏之分,但是人们应该遵照内心的呼唤行事。他明白臂章和制服如今对他已是束缚。他明白自己的本性应是独来独往的狼,而不是合群的狗;他明白对方就是他自己。恣肆狂放的平原上天色已亮,克鲁斯把军帽扔到地上,大喊着说他决不允许以众敌寡,杀掉一个勇敢的人,他转身和逃兵马丁·菲耶罗一起,同士兵们打了起来。 --博尔赫斯 《塔德奥·伊西多罗·克鲁斯小传》
 
【117】:他19岁,在父亲的帮助下开了一家兼卖猫狗的鸟店。他探究那些动物的生活习惯,观察他们细小的决定和捉摸不透的天真,这种爱好终生伴随着他。他极盛时期,连纽约民主党总部满脸雀斑的干事们敬他的雪茄都不屑一顾,坐着威尼斯平底船似的豪华汽车去逛最高级的妓院时,又开了一家作为幌子的鸟店--里面养了100只纯种猫和400只鸽子--再高的价钱都不出售。他宠爱每一只猫,巡视他的地盘时,往往手里抱一只猫,背后跟着几只。 --豪·路·博尔赫斯 《恶棍列传》
 
【118】:时常在美国杂志上出现的莫雷尔的照片并不是他本人。这样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的真面目很少流传,并不是偶然的事。可以设想,莫雷尔不愿意摄影留念,主要是不落下无用的痕迹,同时又可以增加他的神秘性……不过我们知道他年轻时其貌不扬,眼睛长得太靠拢,嘴唇又太薄,不会给人好感。后来,岁月给他添了那种上了年纪的恶棍和逍遥法外的罪犯所特有的气派。他像南方老式的财主,尽管童年贫苦,生活艰难,没有读过《圣经》,可是布道时却煞有介事。“我见过讲坛上的拉萨鲁斯·莫雷尔,”路易斯安那州巴吞鲁日一家赌场的老板说,“听他那番醒世警俗的讲话,看他那副热泪盈眶的模样,我明知道他是个色鬼,是个拐卖黑奴的骗子,当着上帝的面都能下毒手杀人,可是我禁不住也哭了。” --豪·路·博尔赫斯 《恶棍列传》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