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其他语种 > 汉语教学 > 社科管理 > > 正文

海外归来看中国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盐田区外国语学校    更新时间:2017-12-29

到中国旅游,本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尤其是带着儿子,让他们从小能够切身体会一下中国的风土人情,到各个历史景点感受一下中国的文化传承,真是胜过书本上一万个对长城、故宫、兵马俑介绍的文字与图片。
  只是,有所得也必有所失。在让儿子去感受中国悠久历史文化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会让他们目睹当今中国社会各式各样的丑行,弄得儿子常常向我提一些令我尴尬不知如何回答的问题。譬如,为什么街上的汽车从来不让行人?为什么到处都那么脏,大家随便往地上扔东西?为什么人们那么粗鲁没有礼貌?为什么又脏又臭的厕所门口总会有人收钱?为什么人们讲话那么大声好像在吵架?为什么那么多的人不分场合抽烟?为什么每到一个地方总有那么多的人扑过来非要卖东西给你而且缠着不走?其实答案不是没有,只是我不想说,因为我不愿意让他们在心中留下太多对中国负面的印象,尽管我知道我的努力最终可能会是徒劳。
  孩子很小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带他们往中国跑了,目的是趁他们年纪还小,还能够对我们的安排没有提出异议时,让他们尽早地习惯中国的状况。因为我们看到周围很多的朋友,等到孩子十几岁了,认为懂事了,有理解能力,能够吸收一路的所见所闻了,于是带着去中国,满怀期望地想让孩子去感受中国的历史与文化,去了解自己作为中国人的根,而结果却往往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最典型的效果就是,回来后孩子们做总结一般地对父母说:那就是你们出生长大的地方呀?语气中带着明显的失望与不屑,并拒绝以后再去。这个时候,弄得做父母的一只手伸了出来,不知道是应该抽孩子的嘴巴,还是往自己脸上抽。
  中国这几十年经济发展突飞猛进,全世界都有目共睹。譬如说上海,几个月不去,就会展现出一片崭新的市容。1995年去上海,当空中小姐告诉我们已经飞临上海的天空时,我向下望去,看到的只是一片漆黑。当我的兄弟接上我,穿过无灯的黑暗,驱车行驶在上海市区那坑坑洼洼、高低不平、几乎能把肠子都颠出来的的街道上时,夜色之中,我看到的上海完全是一个庞大无比的建筑工地,道路两旁以至绵延到天边的全是高耸入云的脚手架印在空中的影子;几年后再去上海,夜幕之下,我发现它已经完全成了灯火通明、高楼成群的花花世界了,比纽约还要有气势!我一次从上海绕道香港回到美国,向太太描绘这个崭新的世界时,太太凭着她80年代的记忆,完全不能相信这个在她嘴里一直是个“破上海”的地方都快比她的香港还要繁华了。
  遗憾的是,中国的经济发展,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并没有相应地带来社会道德的提升,这个社会还缺少和谐。
  这几年往中国跑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以我个人的经历所总结出来的这个社会的状况让我不敢恭维。这个社会缺少人与人之间的基本的尊敬,缺少人与人之间的起码的信任,更缺少人与人之间最根本的平等相处的观念。
  在中国,我每每看到公司里的主管面对下属,如何以在美国完全可以被视为人身攻击的方式进行训斥和辱骂,而同一个下属,当他点头哈腰地承受了上司如此的辱骂之后,转过身去便将同样的待遇抛给他的下属;而在街头上,则更不用说了。我在北京中关村,曾目击过一个警察如何像流氓一样欺辱讹诈一个骑板车的民工,而这个民工却自始至终满脸谄笑不敢回一句话。而在浙江义乌的火车站,我则看到另一个骑板车的民工凶蛮地当着众人的面,狠狠地抽一个应该是比他地位更低的刚进城的乡下人耳光。
  这个社会造就了许多人出门时,无论什么时间场合,都要穿上最漂亮、最贵重的衣服,以在公众场合显示自己很有身份,从而获取别人的尊重的人群。
  这个社会造就了即便上班骑车也不过十分钟,开车却要堵半个小时,而仍然前仆后继争相购买私家车以显示自己的富有与高人一等的人群。
  这个社会造就了许多的小心谨慎,永远带着怀疑的眼光审视着周围的人群,害怕被骗,也常常被骗,有了机会也毫不迟疑地去骗别的傻瓜以显示自己的机警与聪明的人群。
  在餐馆里,经常看到一些人,穿着人模人样,可一张嘴招呼服务员,那架势就像是奴隶主在吆喝自己的家奴,声音比那旧时为官老爷在前面开道的衙役还凶猛。可周围的人们似乎并不以为奇,估计是司空见惯了。据说这样才特别能彰显出自己是个大爷的身份,请客时在客人面前也显得面子十足。
  而下面的这次经历,则让我深切地体会到,在中国,人与人之间存在着多么可怕的心理鸿沟。
  一次去杭州办事,有半天的空闲,便独自拿了相机到西湖边散步,随手拍拍西湖的风景。这时,看到前面一对年轻男女,互相轮流着在一个景点前面拍照。从言谈举止看,应该是一对新婚夫妇出来度蜜月。我想,一对新人出来一趟,这样互相照相,竟不能留个合影,多可惜,便走上前去,指着那男人手中的相机问道:要不要我帮你们拍个合影?这样的事情在美国是非常平常的,无论你到哪里游玩,如果你是几个人在互相照相留影,总会有人从旁边经过时友善地问,需不需要帮你们一起拍个合影?常常有人这样帮我,我也常常这样帮助别人。可令我万分尴尬的是,那两人听了我的问话之后,立即惊愕地圆睁了眼睛看着我,满睑的疑虑,将我从头到脚很戒备地打量了一番之后,一步一回头,将手中的相机紧紧地抱在怀里匆匆地走了。我愣了半晌,才突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不由地苦笑了。看看自己手中的相机,怎么着也得比他们的要贵好几倍的吧?
  这件事时常让我想起,让我感叹。是什么让他们对别人的友善带着仿佛已经成为第二天性的怀疑、戒备甚至恐惧呢?
  这个问题,在另一次足以表现我是如何成了不可救药的“美国大傻瓜”的事件之后,让我多少获得了一些答案。
  还是在杭州,一次去那里办事,住在世贸大厦酒店。早上到楼下吃早餐,刚坐下,临桌便有两个和尚热情地招呼我,与我聊天。我正一个人怪无聊的,便与他们攀谈起来。这两个和尚自称是从五台山来的。五台山我听过,那里的和尚很有名,至少历史上如此。于是,我便对他们生了些好感。这样聊着聊着,两人便讲起了他们如何来到了杭州,一路如何辛苦,然后便讲他们的大师傅如何得了病,治病把身上的钱全花光了,使他们不得不滞留此地回不了家,只好四处向人化缘,筹集回去的路费。最后就说到我了,说能碰到我并和我这样开心地聊天,可见我很有佛缘,说一看就知道我心地善良,然后便请求我发发善心帮帮他们。我虽然对各种宗教向来抱着敬鬼神而远之的态度,但对佛教多少还是有些偏爱的,尤其是两位长老话说得如此诚恳,又一脸真诚坦然地看着我的眼睛夸我,在让我的虚荣心十分受用的同时,便觉得如果不有所帮助的话,就真是说不过去了。适逢身上已经没有多少人民币,没多想,便从钱包里拿了一张100元的美钞给了他们,问可不可以?两人不动声色地接了,向我的钱包里瞥了一眼,说,能不能再多给一张?这一问,反让我觉得有些蹊跷了,心里瞬间闪过一念:出家之人怎么不知道感谢还这么贪婪?便拒绝了,没再多想。两人匆匆又吃了几口饭,便起身告辞;我也吃完了,跟在他们身后出去。
  这时餐厅的领班走了过来与我搭话,问那两个和尚是不是向我要钱了。当知道我给了他们100美元后,立即让门口的服务员通知楼下的警卫追了出去。我正一头雾水,领班告诉我,这两个人其实是骗子,已经在这里多日了。因为他们正正当当地买了餐券进来吃饭,又看我与他们聊得很开心,便不好过来打扰提醒我。既然我是酒店的房客,现在知道“和尚”拿了我的钱,就要为我追回损失。果然,等领班带着我走到楼下时,那两个正要上出租车的“和尚”被追了回来,领班把我的100美元拿回来给我,让我赶紧离开。至于后来那两个”和尚”被如何处置,我就不得而知了.

[1]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