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其他语种 > 汉语教学 > 社科管理 > > 正文

卢克安:德国青年的广西十年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盐田区外国语学校    更新时间:2017-12-09

卢安克走在南方青黄错落的稻田问,阴天午后的浑浊阳光漫过山梁上的茂密树林,洒在他留有泥渍的宽大T恤上。这个穿着廉价迷彩裤、踏着劣质塑料凉鞋、钥匙用白色尼龙绳串在腰间的瘦弱德国人,从背后看去,仿佛是中国僻远山村里赶圩归来的农民。
  这是2007年9月5日,在广西东兰县一所山村小学义务当教师的德国人卢安克,走了三个小时的崎岖山路,到乡里能上网的地方下载了一个程序,再步行回学校。他所在小学的电脑出了问题,他希望能快点解决。
  深山里的小学没有通网线。卢安克问过电信部门,回答是——要有五个以上用户申请,他们才会把网线拉过来。而在这里,凑齐五户人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电脑在卢安克的摆弄之下恢复了正常。下午已过,黄昏来临,宁谧的山村里升起白色的炊烟。
  卢安克到校门口的小卖部买了一小袋花生米,回到宿舍炒熟了,再煮上一小锅饭,这是他的晚餐。餐桌上方,有不少苍蝇嗡嗡盘旋。在同一间屋子里,同宿舍的几位老师喝着乡间自酿的糯米酒,盘子里是油腻的五花肉。
  并无宗教信仰的卢安克不吃肉不喝酒,口渴了,直接把嘴往水龙头一凑,“这里的自来水比商店里卖的纯净水还好喝。”
  吃晚饭时,夜色渐浓的窗外有一群孩子在打篮球,嬉闹声和叫喊声混杂着,四散开去。孩子中有三个卢安克以前的学生,去年小学毕业后进人初中,由于表现非常“糟糕”,这个学期被拒收了。
  这三个孩子告诉过卢安克,他们不喜欢被人讨厌,“但别人对他们的看法已经定下来了,”卢安克说。他希望人们对这三个孩子的看法能够改变。
  他更希望世界上的很多事情能够通过教育得到改变。为此,从1997年至今,他在中国广西的大山里已经待了十年,辗转多处山村,过着城市人难以忍受的简陋生活,坚持做他的教育研究。
  因为不喜欢甚至害怕露面,他拒绝了无数次采访要求,但他的模糊形象还是通过媒体的只言片语得到了广泛传播,“活雷锋”、“白求恩”、“感动中国人物”……无数顶“帽子”飘落到他的头上,但他并不喜欢,并对一切称谓敬而远之。
  2006年,卢安克再次被媒体推上话题浪尖,他希望加入中国国籍而未获批准的事被炒得沸沸扬扬……
  签证到期的卢安克在争议还没结束时便离开广西,回到德国。8个月之后,他再次返回中国,遁隐广西山村。
  
  “只有创造才能获得力量”
  
  这次离开中国前,他和学生拍摄了一集全由乡间孩子真人演出的“电视剧”。
  卢安克自己创作了充满魔幻色彩的剧本。在剧情中,孩子们从“魔法世界”进入“技术世界”,最后“解放世界”。
  卢安克的同胞哥哥卢安思是摄影师,在收到弟弟求助的电邮后,正在泰国工作的他来到中国的大山里,并从当地电视台借来设备,协助弟弟拍这部“电视剧”。
  
  孩子们刚开始对剧本不感兴趣,他们最希望做的,是像香港武打片那样表演武功。卢安克不喜欢港片的暴力,但为激起孩子们的兴趣,他还是设计了些武打镜头。
  拍电视剧的过程并不轻松,学生不认真,道具很容易被破坏,“电视剧”拍完之后,卢安克和哥哥并不满意最后的完成片。但孩子们看了片子之后很惊奇,并为自己当初的不认真感到后悔。
  卢安克还是觉得学生会从中获益,“重要的是,这些孩子应该多进行文化创造活动,只有创造才能获得力量。”
  发掘人的创造能力,正是卢安克教育研究的重要部分。“我做事情的大方向是和华德福教育一样,但是具体做法不同。”
  华德福教育(Waldorf Education)是由德国教育家鲁道夫·施泰纳创立的一种已有80多年历史的教育体系,强调从头、心、手整体出发,培养和谐完整的人。从上世纪70年代起,华德福教育在世界范围内得到承认。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尔·贝娄甚至说过:“如果我有一个学龄孩子,一定送他去华德福学校学习。”
  卢安克和哥哥卢安思是一对双胞胎,两人小时候性格孤僻,不愿意和人接触。周围环境对兄弟俩并不包容,许多孩子看不起他们,他们为此而自卑。
  为了两个孩子,他们的父亲放弃了收人优厚的工程师工作,到一所华德福学校当老师,然后用华德福的方法教育儿子,使他们受益。
  十几年前,被远东的神秘所吸引的卢安克来到中国留学,发现了这个国家对于“华德福”的陌生,他觉得这里的孩子需要这样的教育。
  卢安克选择农村作为他研究教育的基地,他认为,农村孩子可借助的力量较少,从他们身上更能看到教育的实际作用。另外,亲近自然的孩子比在钢筋水泥森林里生活的孩子更有想象力。
  当他在东南大学无法获得接触农村的机会时,他转学到了广西农学院,在那里,他开始认识中国的山村,并用自己的言行对人们讲述什么是“华德福”。
  2003年,小学里喜欢戏水的学生说想建一个游泳池。卢安克就让学生自己去考察,然后一起设计游泳池。
  等到动工的时候,许多学生的家长来帮忙,这么一来,学生什么也不敢做了。
  “这里的大人认为不可能和小孩在一起工作。”卢安克说。
  卢安克觉得这样失去了做这件事情的意义,便不让家长继续参加。大人走了,孩子自己来做剩下的工作。这样的情形才是卢安克希望看到的,他需要孩子们自己亲自参与到创造过程中。
  “我们是为了做,而不是为了有结果。”卢安克说。
  东兰县一所中学的老师韦天钰参与了这个游泳池的修建,他为卢安克对孩子动手能力的要求感叹不已。“我们是想着怎么快点做好,他是想着孩子的感受。”
  刚刚过去的暑假里,卢安克住到了深山里学生的家中。这段宁静日子里,他又翻译了施泰纳的一些教育理论著作。这些年,卢安克已经写作和翻译了很多关于华德福教育的书。他把这些文字放到了自己的网站上(www.jlaoyu.org),供人免费下载。
  但卢安克并不认为自己有多大力量,“我讲课时,学生随意打闹,似乎没有意识到我的存在。”他甚至为此感到困扰。
  
  “做别人做不到的事”
  
  有学生问卢安克:“什么最幸福?”他说:“能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是最幸福的。”
  他的幸福观,更多来自他的家庭。
  卢安克兄妹四人,只有弟弟生活在德国。“他的工作是策划和组织大型晚会,他是全家挣钱最多的。”卢安克笑。

[1]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