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其他语种 > 汉语教学 > 社科管理 > > 正文

影响4~6岁幼儿父母教育观念的因素研究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盐田区外国语学校    更新时间:2017-11-04

  一、问题提出
  
  父母教育观念是指父母在教育和培养子女的活动中所持的基本观点,它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儿童的社会化,在儿童发展中起主导作用。许多研究都证明,问题儿童的出现都与父母不正确的教育观念有关。
  影响父母教育观念的因素是多种多样的。我国有研究者在总结国外父母教育观念的研究时提到,祖父母的教育观念、父母、教师和其他人的影响、媒体、父母自身的教育水平、收入、职业、年龄、孩子的数目、孩子的年龄等因素会对父母的教育观念产生影响。但以往研究在考察父母教育观念的具体构成因素时,理论建构的研究思路居多,较少有研究将理论思考与家庭教育实践相结合,同时多数研究更关注母亲教育观念而忽略父亲的教育观念。本研究想进一步验证前人对教育观念所得出的结论,并结合目前家庭教育出现的新理念,对父母教育观念问题做一探索。
  
  二、研究方法
  
  (一)被试
  从新疆地区的7所幼儿园选取家长被试950人,其中有效被试914人,父亲275人,母亲639人;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的父母亲为353人,1000元以上的为561人;学历在初中以下的父母亲为195人,高中及中专的为319人,大专以及大专以上的为400人。
  
  (二)测量工具
  采用北京师范大学发展心理研究所沃建中教授编制的《父母教育观念问卷》进行施测,该问卷共包括22道题,采用五点记分法,分数越高,表示父母越同意该观点。
  
  (三)研究程序
  1.确定问卷。首先,根据国内外有关父母教育观念的研究,结合近年来在我国家庭教育实践中兴起的“赏识教育”“快乐教育”“成功教育”“挫折教育”“自信心教育”等教育理念,将父母教育观念从理论上构建为以下11个维度:遗传影响的观念、环境影响的观念、严厉教育的观念、宽松教育的观念、主动探索的观念、被动接受的观念、赏识教育的观念、快乐教育的观念、成功教育的观念、挫折教育的观念、自信心教育的观念。每个子维度编制5-6个题目,形成原始问卷。其次,对原始问卷进行探索性因素分析,获得各变量的共同度是0.370-0.613,因子载荷量为0.458-0.783,特征根在l以上的累计贡献率为53.077%,KMO=0.837,Chi-Square=13063.76,p=O.000,说明量表的结构效度较好。对量表进行一致性信度检验,d=0.6078。最后,根据因素分析结果对问卷进行结构分析和修订,剔除因素载荷低的项目,共提取了5个因子.最后确定每个维度由3-4个题目构成,共22个题目。
  根据理论,我们把所提取的5个因子定义为:遗传决定、环境决定、宽松教育、严厉教育、赏识教育。“遗传决定”指父母倾向于认为幼儿的发展主要由先天的遗传因素所决定;“环境决定”指父母倾向于认为幼儿的发展主要由后天的环境因素所决定;“宽松教育”指父母认为在幼儿发展过程中父母应该给孩子较大的自由,实行民主型管理;“严厉教育”指父母认为在幼儿发展的过程中父母应该严格管教孩子;“赏识教育”指父母认为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应经常对孩子给予赞赏或鼓励。
  2.实验准备。实验前对各幼儿园老师进行统一培训,主要对问卷的评定标准进行统一,同时对评定中可能出现的问题进行解释。
  3.问卷施测。在规定的两周之内,由各个幼儿园统一组织,让幼儿父母来幼儿园,在统一的时间完成《父母教育观念问卷》,时间为50分钟。
  4.问卷筛选。剔除无效问卷,剩余有效问卷914份。
  5.数据整理与分析。用Foxpro6.0整理、管理数据,用Spss10.0分析数据。
  
  三、结果与分析
  
  
  (一)儿童性别和年龄对父母教育观念的影响使用一般线性模型的多元方差分析,结果表明(见表1),儿童性别和年龄的交互作用在各个维度上都不显著,说明随着儿童年龄的增加,父母对男孩和女孩的教育观念基本上是一致的。儿童的年龄主效应在“被动接受”的维度上出现了显著差异(F(2,845)=5.859,P<.01),事后平均数检验表明,差异在4岁儿童和6岁儿童之间(P<.01),即与4岁儿童相比,父母更倾向于赞成6岁儿童应被动接受成人教授的知识和规则。在严厉教育维度上,出现了边缘显著(E(2,845)=2.764,P<.05),事后平均数检验表明,差异也足在4岁儿童和6岁儿童之间,即与4岁儿童相比,父母更倾向于赞同对6岁儿童实施严厉教育。儿童的性别主效应在遗传决定、环境决定、宽松决定、严厉教育和赏识教育等5个维度上都没有出现显著差异(P>.05),说明父母对男孩和女孩的教育观念没有明显的区别。
  
  (二)父母性别和年龄对其教育观念的影响
  以32岁为基点,将父母年龄分为高年龄组和低年龄组,32岁及以下为低年龄组,32岁以上为高年龄组。使用一般线性模型的多元方差分析,结果表明(见表2),性别和年龄的交互作用在“被动接受”的维度上出现显著差异(F(1,910)=3.864,P=.05),使用Manova检验发现,差异在不同年龄的父亲之间(F(1,910)=7.17,P<.01),说明高年龄组的父亲比低年龄组的父亲更加倾向于认为儿童应该被动接受知识和规则。
  
  在性别主效应上,赏识教育出现显著差异(F(1,910=13.146,P<.001),说明4~6岁幼儿母亲比父亲更加赞同对儿童进行赏识教育,而在其他维度上,没有出现显著差异(P>.05),说明父母亲持有的教育观念呈现出一致的特点。
  在年龄主效应上,严厉教育差异显著(F(1,910)=6.591,P=.01),说明高年龄组的父母比低年龄组的父母更倾向于认同对儿童的严厉教育,同时,在被动接受的维度上也出现显著差异(F(1,910)=5.407,P<.05),说明高年龄组的父母比低年龄组的父母更加倾向于认为儿童应该被动接受知识和规则。
  
  (三)父母收入和学历对其教育观念的影响
  以1000元为基准,将父母的收入水平分为低收入组和高收入组,在1000元及以下的为低收入组,1000元以上的为高收入组。使用一般线性模型的多元方差分析,结果表明(见表3),收入的主效应在严厉教育上出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爱情与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