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其他语种 > 韩语 > 韩语资料 > > 正文

韩国汉字音中的汉语上古音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盐田区外国语学校    更新时间:2017-12-27

   朝鲜半岛在政治、经济、文化和语言等方面曾受到中国大陆的长期影响,保留在汉
字音中的古老形式是古音研究的重要依据。

                              一    韩国汉字音中的汉语复辅音声母

     汉语的上古有复辅音声母,这一点已得到大多数学者的认同。韩国汉字音就有上古汉语
复辅音声母的遗存。如:
     风     “风”字在上古当是重唇音[p.】声母。“风”p【.】和 “岚”【r.>1.】谐声,可以推测汉
语的 “风”字上古当有复辅音声母 【pr_]。现代韩国语的 “风”就叫日 [palam],宋代孙穆
   鸡《林类事》所记朝鲜语 “风日勃缆”,说明韩国语这一读音来源甚久。
     汉语 “风”字的中古音收[_玎】尾,但是 “风”字从 “凡”[_m】得声,在 《诗经》中 “风”
字又全都跟侵部字押韵,同时汉族传说中的风神也叫 “飞廉”(“廉”字中古收_【m】尾),它
在许多侗台语的关系词中都还读lum,可见汉语的 “风”字在上古确实应该收.【m】尾。
     洛 汉语的“洛”1【.】字从 “各”k【.】得声,其上古音可以推测为具有复辅音声母的水【k.rak】,
这一点可以从韩国汉字音中得到证明。韩国南部有一条江,叫做洛东江,其意是洛国东边的
江,古代也称为洛水。洛国是韩国三韩时期的一个国家,原来叫做加洛国、大驾洛国,可见
  “洛”字原来就读作7畸[kalak],正和汉语古音 水【k.rakl相似。
     洛国的另一个名称是加耶国、伽仰国,在洛东江旁边有一座山至今叫做伽仰山。汉语 “耶、
仰”是喻四声母字,许多现代音韵学家认为喻四声母在上古是【1.】,则 “加耶、伽仰”的古
音仍是[kala】,还是跟洛国有关。此外,力、 (kara)一词指古代韩国,其实应该就是洛
 国。日语力、一词同时又指唐朝,也指中国,我认为这是因为最早从中国到日本的两条路线
之一,必须经过朝鲜半岛,日本人遂以为洛国就是唐朝,就是中国。
      乐 汉语的 “乐”字,中古有卢各切 l【_】、五角切 .】两个读音,其上古音可以推测为
 【*13rak]。韩国语有一个词7.}畸[kalak】,意思是 “曲调,节拍”,其实这个词就是汉语的 “乐”
字。韩国语本身的音系特点,词首不能出现浊辅音,汉语的 “乐”字到韩国语中发生了变化,
 q【】变成了k【】,N][*13rak>krak>kalak】。
      由于韩国语词首不能出现浊辅音,所以汉语疑母字都不能保持 】音,这方面的例子还有
很多,如 “我、牙、芽、雅”等字 由【qa]变成a【】,“鱼、渔、语、御”等字由【qa]变成[rjol,
后来又变成3【】,“五、吴、午、悟、晤”等字I~[*rjal变成[rjol,后来又变成o【】,“咬”由【q一】
变成~[kio】,“硬”由【日.】变成 k【ia~j】。“乐”字正是疑母变成k.的例子。
     谬、缪 中古明母幽韵字,同属上古幽部。在幽部字中,中古的幽韵与尤韵的关系相当
 于中古重纽三等与四等的关系。根据雅洪托夫 (1960)的论证,中古的重纽三等与二等在上 
 古都是带r的复辅音*Cr.,所以 “谬、缪”二字的上古音都是~nlru,从这两个字跟中古来母字
  “廖、寥”(1.<卜)的谐声关系,也可以得出其声母中带有 卜>1.的结论。因为这两个字在 《切
韵》中只读明母,会有人怀疑它在上古是否复辅音。韩国语里这两个字的读音可以提供进一
步的证据。在韩国语中 “谬、缪”二字都有早m【u]、异[1iu]两个读音,如 “绸缪”一【mu]、“谬
说”(也写作 “缪说”)l【iu-】、“误谬”.【1iu】。由此可见,汉语 “谬、缪”的上古音确实是【lIlr.】。
     镰 从汉语看,“镰”1【.】字的声符是 “廉”【卜>1.】,但是 “廉”的声符又是 “兼”k【一】,
因此 “镰”字上古当有复辅音声母[*kr-】。在 《切韵》中 “镰”只有来母一读,缺乏异读方面
的证据。但是在韩国语中,“镰”字写作 “缣”,而有召k【iom]和召l【iom]两个读音,这正说明
  “镰”字的上古音是 【kr.】。在日语中,“镰”也写作 “缣”,而读作[kama],这也说明汉语 “镰”
字原来有k【】音。

                                    二 韩国汉字音中的知系声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