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其他语种 > 法语 > 法国概况 > > 正文

维克多·雨果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盐田区外国语学校    更新时间:2017-11-10
 作为法国最杰出的文学大师,作为法国积极浪漫主义的一面旗帜,雨果的成就有目共睹。《克伦威尔》《欧那尼》《国王取乐》《吕克莱丝·波吉亚》等作品在法国轰动一时;《心声集》《秋叶集》《静观集》或激情澎湃,或恬谧悠扬;《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海上劳工》这些博大精深的鸿篇巨著使得雨果无论是从体裁的驾驭上,还是在对事物的观察、分析上都成了那个时代的巨人。
  雨果的成功,关键在于勤。在他几十年的创作生涯中,一篇篇佳作相继问世,其中包含的是汗水和心血。而雨果和他的作品之所以能够“永葆芳年”,原因还得归于广博的爱——爱家人,爱人民,爱祖国。
  1802年2月26日,一个孕于孚(fu)日山的精灵诞生了。孩子瘦小而孱(chan)弱,哭声细微,以致连接生医生都认为这孩子恐怕养不活了。可第二天,这个孩子依然躺在母亲怀里,母亲从孩子不绝的哭声里看到了希望。这个孩子就是维克多·雨果。
  雨果很小的时候,就对文学表现出了独特的敏感,他对拉丁文和的认知速度异于常人。在崇尚“自由教育”的母亲的指导下,雨果阅读了伏尔泰、卢梭、狄德罗等人的作品,为日后的创作奠定了理论基础。
  1814年,12岁的雨果开始接受正规的学校教育。在学校里,他的诗歌创作得到了学监毕斯卡拉的货赏与支持。1820年,年轻的雨果以出色的诗歌作品荣获了法国著名学府图卢兹学院的金百合花奖和金鸡冠花奖,而且还成为了学院中最年轻的院士。被称为“法兰西诗神”的雨果对诗的认识是深邃而独到的。他的诗或慷慨激昂,或沉郁,或淡雅,或轻,或重都悉于一心。
  1822年,雨果的第一部诗集《短歌集》出版了,诗集的一片反再版为雨果带来了每年1000法郎的固定收入。
  1827年,雨果写了一个献给父亲的剧本《克伦威尔》,但由于作品篇幅太长而不宜演出。为了俐述自己对当时的剧作观点和对文字运用的认识,雨果为《克伦威尔》撰写了序言。1827年12月,《克伦威尔》连同序言一起发表。《序》所引起的反响远在剧本之上,特别是在青年中受到了空前欢迎。
  这篇序言阐明了雨果最终的选择和立场。他创建了他的浪漫主义,陈述了浪漫主义的文艺纲领,旗帜鲜明地向古典主义展开令面进攻,成为浪漫主义运动的宣言。自此,雨果被拥戴为浪漫派文学的领袖。
  在文学帝国中,诺第埃的摄政时代宣告结束,拉马丁、维尼、雨果成为领军人物。而在三巨头中,雨果无可争辩地成了首席执政者,接过了引领法兰西文学发展的指挥权。此后他又发表了著名诗集《东方集》,此诗集使一些画家和雕刻家们赞颂雨果是…位给他们带来题材和色彩,而且强烈捍卫艺术家自由的诗人。
  1830年,雨果在他的悲剧《欧那尼》上演之际,组织力量跟统治舞台近两百年的占典派展开了激烈斗争。该剧在法兰西剧院连演100场,场场爆满。《欧那尼》的巨大成功,成为浪漫主义最终战胜古典主义的标志。1831年,雨果的小说《巴黎圣母院》轰动了整个欧洲文坛,它甚至法国的建筑艺术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早在1828年,雨果就曾萌发了一个念头:写一部描述穷人饱尝艰辛、贫困生活的长篇小说。从那以后,他便开始积累素材、编订提纲,并从1845年开始倾注全部精力来创作《悲惨世界》。后来,由于1848年革命爆发、流亡等原因,这项工作被迫中断了。但即使是在流亡途中,雨果依旧在思考和编排小说的素材。1860年4月26日,雨果就这部小说开始了新一轮的创作。一年之后,他终于完成了这部杰作,比利时书商阿贝尔·拉克卢瓦用30万法郎买下了此书12年的版权。
  1862年6月30日,《悲惨世界》全书相继出版。《悲惨世界》不仅在巴黎,而且在世界上都掀起了波澜。时至今日,它的每一页文字都依然鲜活。
  《悲惨世界》全书共分五部。
  第一部——《芳汀》。主人公冉·阿让正直、无私,他只因为不忍姐姐的孩子受饥去面包房偷了块面包而成为苦役犯。刑满后的他遭人白眼,好心的米里哀主教用爱心拯救了他,给了他生活的勇气和信心。芳汀是一个遭人遗弃的女工。私生女出生后,她被逐出了工厂。实际上,冉·阿让就是芳汀的老板马德兰,他已通过创办工厂而成为了富翁和市长。了解了芳汀的情况后,他想弥补自己的过失。当冉·阿让领着芳汀的女儿柯赛特来看她母亲时,正遇警察来捉冉·阿让,芳汀受惊北去,冉·阿让逃出监狱。
  第二部——《柯赛特》。冉·阿让在逃脱追捕后挖出了自己的钱财,赎出了柯赛特,并决定好好抚养教育她。
  第三部——《马吕斯》。马吕斯的外祖父是顽固的保王党人,父米彭眉胥是共和党人。为了不妨碍儿子对外祖父财产的继承权,彭眉肯生活于异乡。当他快去世时,马吕斯才知道了真相,便离开了外祖父,参加了共和党。此时的马吕斯与美丽的柯赛特相爱了。但他并不知道柯赛特的真名,更不知和她在一起的“白先生”就是苦役犯冉·阿让。
  第四部——《卜吕梅街的儿女情和圣丹尼街的英雄血》。这一部主要描写起义,以及对马吕斯与柯赛特之间爱情的歌颂。
  第五部——《冉·阿让》。冉·阿让在枪林弹雨中救出了马吕斯,马吕斯的外祖父同意了他和柯赛特的婚事。冉·阿让拿出巨款送给柯赛特,并将自己的身世告诉了马吕斯。此后马吕斯对冉·阿让另眼相看。在一次巧合中,马吕斯知道了冉·阿让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去接他同自己居住时,冉·阿让已经奄奄一息了。
  这部作品是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的交融体,创作方法倾向于现实主义。小说也突出了浪漫主义的对比原则,夸张的人物塑造表达出浓郁的批判效果。
  晚年,雨果除发表了《做祖父的艺术》《历史传说》等诗集外,还创作了长篇历史小说《九三年》,真实地表现出革命与反革命之间的残酷斗争。
  1878年6月17日,世界文学代表大会在巴黎召开,雨果担任主席,他主持大会并发言。
  在雨果的80岁寿辰那天,巴黎人民为他举行了隆重的庆祝活动,祝寿的人群不断喊着“维克多·雨果万岁”,这一天有60万敬仰者从他的窗下走过。7月,爱格大街被命名为“维克多·雨果大道”。
  1885年5月l 8日,雨果染上了肺炎,肺部充血,病情严重。5月22日下午1时30分,这颗19世纪的文坛巨星陨(yun)落了。在弥留之际,他为世人创造了最后的佳句——“人生便是白昼与黑夜的斗争。”
  为了悼念这位世界性的伟人,法兰西政府决定为雨果举行规模盛大的国葬。
  6月1日,灵车驶向了先贤祠,200万人自发组成的送葬队如河流般缓缓流动着。队伍里有不同年龄、不同民族、不同地域的人们,空中响彻着“雨果万岁”的呼喊声,送葬的哀乐飘荡在巴黎的上空,也飘荡在全世界人们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