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韩语教程 > 韩语诗歌 > > 正文

韩国汉文学之祖:崔致远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盐田区外国语学校    更新时间:2017-11-15

崔致远字孤云(一字海云),新罗王京金城(今韩国庆尚北道庆州市)沙梁部金鳌山一带人。他于新罗宪安王元年(857,唐宣宗大中十一年)出生于一个中小地主家庭,为苏伐都利公第24世孙。崔致远的家庭属于新罗六头品阶层,社会地位不高,家境也较清贫,但他天赋颖慧,“精敏好学”(《三国史记》卷四六本传),“风仪秀丽”(朝鲜成汝信《浮查集·崔文昌赞》),曾受到了良好的儒学与汉文学教育,从小就树立了西浮沧海、入唐游学的远大志向。

  崔致远于新罗景文王八年(868,唐懿宗咸通九年)12岁时随商舶渡海入唐。崔致远年少来华后,在唐都长安度过了6年艰苦勤勉的求学生活,提高了汉学素养及汉文学创作的水平。唐僖宗干符元年(874)18岁时于礼部侍郎裴瓒主贡时进士及第,随后至洛阳浪迹两年,遍游东都附近的名胜古迹。约在干符三年(876)初,崔致远被调授为江南道宣州溧水县尉,正式成为一名富有责任心和正义感的唐代地方官。在溧水县尉任上,他曾撰有《中山覆篑集》5卷,但此集携归新罗后散佚。

  崔致远于溧水县尉任满后,原准备赴长安应“宏词”试以图再获调任,但因中原战乱和书粮短缺而未能如愿。为了功名和生计,他先后向淮南节度使高骈写去自荐书信和诗歌,以出众的文才诗艺获得了高骈的辟用。广明元年(880)底转投淮南幕府后,先后担任馆驿巡官和都统巡官,多次参与淮南军府的机密要务和军事行动,成为高骈信任和器重的异国幕僚,并获得了承务郎侍御史内供奉赐紫金鱼袋等荣誉职衔。居幕四年期间,他与高骈建立了融洽的宾主情谊与亲密的诗友关系,为高骈撰写了大量的幕府文翰,淮南使府的表状书启、征兵告檄多出其手。这些幕府文牍后来都被编入《桂苑笔耕集》20卷,流传至今。唐僖宗中和年间,随着高骈丧失兵权利柄,沉溺道教,淮南幕府日趋混乱,崔致远自觉性格朴拙鲠直,难以适应幕府生活,遂上书请求归国。中和四年(884)秋天,他被任命为国信使,与从弟崔栖远乘船离开扬州,沿运河北上至山东半岛,于光启元年(885,新罗宪康王十年)三月28岁时浮海返回了新罗。

  崔致远归国后,声名鹊起,与崔仁滚、崔承佑并称“一代三鹤,金榜题回”(《全唐文》卷九二二新罗沙门纯白《新罗国石南山故国师碑铭后记》),受到了新罗宪康王(金晸)的器重,被授为侍读、翰林学士、守兵部侍郎、知瑞书监事,成为新罗王室倚重的栋梁之材。定康王(金晃)元年(886,光启二年)七月,因受到保守派的猜疑和排挤,外任为新罗太山郡(泰仁县)太守和天岭郡(咸阳)太守。真圣女王(金曼)七年(893,唐昭宗景福二年),又转任富城郡(瑞山县)太守,本年女主曾召崔致远任贺正使赴唐,但因盗贼梗道而未能成行。这一时期,新罗王室混乱,各地盗贼蜂起,社会极为动荡,崔致远向女主进献《时务策》十余条,呼吁选贤任能,补偏救弊,女主采纳了这些建议,拜其为阿飡。但崔致远一生经历了唐末黄巢之乱和新罗本国的动乱,“动辄得咎,自伤不遇”,已厌倦宦途,无心从政,遂“逍遥自放于山林之下,江海之滨,营台榭,植松竹,枕藉书史,啸咏风月”,遍游庆州南山,刚州冰山,陕川清凉寺,智异山双溪寺,合浦月影台等地,真圣女王八年(894),崔致远38岁时携家归隐于陕川郡冶炉县北30里处的伽倻山海印寺(一说42岁),“与母兄浮图玄(贤)俊及定玄师结为道友,栖迟偃仰,以终老焉”(《三国史记》卷四六本传)。

  崔致远去世的时间,中韩学者说法不一,有公元915年、928年、950年、951年诸说;离世的方式,也有自尽、成仙和归隐病故三种异见,从现存文献看,以归隐病故之说较为可信,崔致远在新罗末期仍参加了许多佛事活动,估计约在70余岁时病故。

  崔致远辞世后,备受后人敬仰,高丽显宗十一年(1020,宋真宗天禧四年)追赠内史令,配祀文庙;显宗十四年(1023,宋仁宗天圣元年)五月又追谥文昌侯,其子孙后裔也享有不服军役、勿入汰讲的特权。

  主要成就

  崔致远是唐末来华的著名新罗文士,留唐十六年期间,他先后擢进士、寓洛阳、任县尉、做幕僚,“一身遭遇,万里光辉”(《桂苑笔耕集》卷二(《谢许归觐启》)。他一生生活于两个国度,对中国的儒释道思想、诗文辞赋与书法棋艺等都有相当高的造诣,成为统一新罗时期(公元669-公元935)最杰出的诗人、学者和文学家,在中韩关系史、朝鲜汉文学史、朝鲜学术思想史上皆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崔致远是整个新罗时代文学成就最高、留存作品最多的文学家。他在留唐期间刻励为学,对中国传统的诗、文、赋已有很深的造诣,以俊丽的才思创作了大量成熟的汉文汉诗作品。

  从崔致远现存的诗歌看,其题材涵盖了送别、纪游、咏史、怀古、干谒、酬赠、咏物等广泛的内容,体裁则包括了五绝、七绝、五律、七律等不同的类型,这些诗歌情感丰富,意蕴深长,艺术上情景相融,技法娴熟,基本具备了唐人诗歌的丰神情韵,唐人顾云就有“十二乘船渡海来,文章感动中华国。十八横行战词苑,一箭射破金门策”之誉(《三国史记》卷四六)。《孤云先生文集》卷一辑有崔致远《咏晓》赋,全文以整饬偶对的骈文四六句式展开排比描绘,用语典雅精工,秀句迭出,意境优美,应该是新罗时代留存下来的少有的赋体杰作。

  崔致远的散文是新罗汉文学遗产中的精华,其留唐时所撰的《桂苑笔耕集》是韩国现存最古的汉文典籍之一,也是朝鲜三国时代惟一传世的文人别集,朝鲜学者誉为“东方文章之本始”和“东方艺苑之本始”(洪周、徐有榘《校印桂苑笔耕集序》)。该集收录300余篇公私文章。另外,成书于统一新罗时期的《新罗殊异传》是据民间传说加工而成的短篇故事集。

  崔致远又是韩国思想史上享有盛名的儒学家,具有浓厚的家国意识、忠孝观念和民本思想,历来被誉为“东国儒宗”(崔国述《学士堂常享祝文》、“东方理学之宗”(《孤云先生事迹》)。崔致远对佛道两教的思想也有很高的修养,平生既撰写了很多道教科仪斋词,也创作出大量的佛教碑铭及高僧传记,如《新罗伽倻山海印寺结界场记》、《海印寺妙吉祥塔记》、《大华严宗佛国寺毗卢遮那文殊普贤像赞并序》、《大华严宗佛国寺阿弥陀佛像赞并序》、《王妃金氏为考绣释迦如来像幡赞并序》、《终南山至相寺俨尊者真赞》、《上宰国戚大臣等奉为献康大王结华严经社愿文》、《翻经证义大德圆测和尚讳日文》、《终南山俨和尚报恩社会愿文》、《海东华严初祖忌晨愿文》、《唐大荐福寺故寺主翻经大德法藏和尚传》等,皆立意独特,博识宏通,显示出了圆融三教的思想境界。

  崔致远的文学成就对朝鲜半岛汉文学的发展有着非常深远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半岛汉文学的勃兴,改变了新罗及后世半岛汉文学疲弱不振的格局。因而,他被尊崇为“朝鲜汉文学的奠基人”、“汉诗学宗师”、“文词之祖”、“东方文章之祖”、“东国文学之祖”、“新罗大文豪”、“东方文献之首”或“文界天子”等,高丽著名学者李奎报认为:“崔致远孤云,有破天荒之大功,故东方学者皆以为宗。”朝鲜名士洪周也称:“吾东方之有文章而能着书传后者,自孤云崔公始;吾东方之士北学于中国,而以文声天下者,亦自崔公始。”这些赞语都肯定了崔致远首倡新罗汉文学之大功,韩国学者金台俊的《朝鲜汉文学史》(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赵润济《韩国文学史》(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8年版)、赵东一《韩国文学论纲》(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和中国学者韦旭升的《朝鲜文学史》(北京大学出版社1986年版)等也皆将崔致远列为重点介绍对象,强调他对朝鲜半岛汉文学发展的促进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