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韩语教程 > 韩语诗歌 > > 正文

新罗文人崔致远与唐末文士的交游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盐田区外国语学校    更新时间:2017-11-15

崔致远与唐末文士的交游---节选于《唐与新罗文化关系研究》

  崔致远是唐代最为杰出的新罗文人,他于唐懿宗咸通九年(868)十二岁时渡海来华,唐僖宗中和四年(884)二十八岁离唐归国。在留唐游学出仕的十六年中,他与唐末文人诗客、幕府僚佐诗文酬酢,交游频繁,成为与唐代文人交游最广的新罗文士。本文拟以崔致远现存诗文及中韩有关史料为依据,对崔氏与唐末文人的交游分别作以考述。

  一、崔致远与裴瓒

  裴瓒(字公器)是对崔致远一生影响颇大的唐末文官。据《登科记考》卷二三及韩邦近代所编《孤云先生文集》卷一《与礼部裴尚书瓒状》载,乾符元年(874)他以礼部侍郎主贡时,崔致远得以进士登第,两人在长安有“座主”与“门生”之谊。本年春放榜后,裴瓒于七月调任潭州刺史(《旧唐书·僖宗纪》),崔致远则浪迹至东都。《桂苑笔耕集》卷一八《前湖南观察推官裴启》曾叙及,乾符三年(876)冬,崔氏曾南下潭州探望裴瓒,并在湖南观察使府结识了裴瓒之弟、时任观察推官的裴。有学者推测《孤云先生文集》卷一所辑《邮亭夜雨》一诗即当作于赴潭州途中(注:阎琦《新罗诗人崔致远》,《唐代文学研究》第5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94年,第548页。)。又有学者认为崔氏此行“当是赴溧水县尉任时特地绕道湖南的”(注:梁太济《崔致远及其笔下的唐和新罗关系》,杭州大学韩国研究所编《中国江南社会与中韩文化交流》,杭州出版社,1997年,第90页。),此说恐不符唐代吏制。 据《桂苑笔耕集》数文介绍,裴瓒在湖南因身处乱世,宦途未卜,遂“情疏宦路,性悦道风”(卷七《吏部裴瓒尚书二首》其一),希望“作山中宰相”以“高扬素节,夙避危时”(卷一九《上座主尚书别纸》),然济世之心并未泯灭。湖南观察使任满后,唐廷徵调他为礼部侍郎赴东都重掌贡举(卷一九《贺除吏部侍郎别纸》),赴任时因“道路不通”受困襄州,其弟裴乃“远将穷恳相告”已入淮南幕府的崔致远(卷一八《与恩门裴秀才求事启》)。裴则“自数年继遭剽劫,生计荡尽,骨肉凋零”,长期漂泊于江南,“不幸疾苦”,乃“近投”淮南使府谋求安身(卷一八《前湖南观察巡官裴启》),崔致远遂撰《与恩门裴秀才求事启》向淮南节度使高骈求助。唐军平定关中后,裴瓒转迁礼尚书,准备沿水道“远赴天庭”,前去就任。据严耕望《唐仆尚丞郎表》卷一五“辑考五上·礼部尚书”条考,裴瓒转授礼部尚书约在中和三年或四年(注:《唐仆尚丞郎表》卷一五,中华书局,1986年,第841页。),崔致远在淮南“远聆美命,俯切欢心”,因“身拘碎职,末由陈贺”,乃写就《吏部裴瓒尚书二首》(《桂苑笔耕集》卷七)、《贺除礼部尚书别纸》《上座主尚书别纸》(《桂苑笔耕集》卷一九)及《与礼部裴尚书瓒状》(《孤云先生文集》卷一)等文,向裴瓒表示恭贺。 又据《桂苑笔耕集》卷一八《前湖南观察推官裴启》叙及,裴获知兄长升迁的消息后,便转告崔氏“欲径往襄阳”迎接兄长,但“行至滁州,前去未得,道途既阻,沟壑是虞;况乃孤孀三十余口更无产业,未卜定居”。崔致远接到裴的书信后,深为同情,遂恳求高骈体恤裴“程穷计尽”、“柱促声哀”,特赐在庐州、寿州“管内埸院,或堰埭中补署散职”,使其“月有俸入,便获安家”。在崔致远的帮助下,裴将其弟裴璙留在淮南“仰副驱策”,自己始“自到襄州”迎接裴瓒(注:韩国成均馆大学大东文化研究院编《崔文昌侯全集》(下简称《全集》),1972年,第390页。)。 裴瓒赴任途经淮南时,曾亲往看望崔致远,崔氏在《桂苑笔耕集》卷一九《谢降顾状》中云:“伏蒙尚书念以远方,察其独立,俯怜素志,每煦温颜,听及阶及席之言,伫铭骨铭肌之恳。早来又蒙降三清之仙驾,顾一亩之穷居。”(注:《全集》,第395页。)可见裴瓒对这位异国文人颇为关怀。从《桂苑笔耕集》卷二○《奉和座主尚书避难过维阳宠示绝句三首》可知,裴瓒在扬州时还曾作七绝三首相赠,崔氏也和以三首七绝感谢裴瓒的知遇之恩,其一有“岂料今朝觐宣父,豁开凡眼睹文章”之句,其三又云:“济川终望拯烟沈,喜捧清词浣俗襟。唯恨吟归沧海去,泣珠何计报恩深。”(注:《全集》,第403页。)说明两人在扬州曾有诗文赠答。据《桂苑笔耕集》卷一九《迎楚州行李别纸》叙及,裴瓒到达楚州时,又派“专使”赴扬州向崔致远“特降尊诲”,崔氏则另撰别纸致以问候,并亲往楚州“伫迎”裴瓒,由此可知两人交情之深厚。


  二、崔致远与顾云

  顾云字垂象,又字士龙,池州秋浦(今安徽省贵池县)人。事迹散见《新唐书》卷六○《艺文志四·别集类》《唐诗纪事》卷六七、《全唐文》卷八一五小传、《直斋书录解题》卷一六《别集类上》等。但顾云与崔致远的交游则仅见于《桂苑笔耕集》及韩国有关史籍。 顾云为徽籍盐商之子,“风韵详整”,工于诗文,是唐末著名文人。在唐末江淮文人中,顾云与崔致远的关系最为持久深厚。从《登科记考》卷二三考知,他与崔致远於乾符元年(874)同榜登第,崔氏曾称顾云为“同年”(《桂苑笔耕集》卷一七《献诗启》),说明乾符初两人在长安时当已有交往。据吴在庆《唐五代作家生卒年考》“顾云之生年”考订,顾云约生於大中五年(851)(注:吴文载《辽宁大学学报》1996年第5期,第3页。),以此推算,崔氏年十八与之初交时,顾云已二十四岁。 崔氏与顾云的交往以淮南幕府时期最为密切。顾云入高骈淮南幕的时间,有学者系于乾符二年(875)至乾符五年(878)高骈为西川节度使时(注:冯汉镛《新罗崔致远入唐事迹考》,《文史杂志》1998年第1期,第5页。)。但乾符初至乾符五年,顾云时在长安任试秘书省校书郎,据宋卢宪《嘉定镇江志》卷一五“参佐·判官”条云:“顾云,乾符间高骈节度镇江兼江南行营招讨使,云以试秘书省校书郎为行营都招讨判官。”(注:《宋元方志丛刊》,中华书局,1990年,第2479页。)高骈徙任镇海节度使乃在乾符五年六月(《资治通鉴》卷二五三),顾云当于是年入幕。乾符六年(879)十月高骈转镇淮南,顾云亦随迁扬州。崔致远于广明元年(880)冬初投高骈幕府时,曾得到这位故友的引荐与帮助。崔氏入幕淮南后,遂与顾云成为关系亲密的文友、同僚。崔致远对顾云的文笔诗才十分钦敬,他读了顾云献与高骈的“长启一首,短歌十篇”后,誉为“学派则鲸喷海涛,词锋则剑倚云汉,备为赞颂,永可流传”(《桂苑笔耕集》卷一七《献诗启》)。中和二年(882)七月,顾云升任观察支使,崔氏在《桂苑笔耕集》卷六《请转官从事状》中称赞顾云为:“东筠孕美,南桂抽芳,曳谢朓之长裾,从卫青之军幕,五羖皮之为重,岂谓虚谭;百鸷鸟之不如,方知实事。”(注:《全集》,第316页。)又据《桂苑笔耕集》卷一八《谢示延和阁记碑状》载,中和三年(883),高骈筑延和阁竣工,为了树碑立传,遂命顾云“谨撰碑词”,并遣观察衙推邵宗将此“《延和阁记》碑本一轴”赠与崔致远,崔氏“披阅”之后,盛赞顾云说:“支使侍御,丘门颜回,融帐卢植,能挥直笔,妙写尊襟。……今者支使侍御以好善心得稽占力,骋真才子之藻思,辱大丞相之笔迹,推为宾席殊荣,别是儒家盛事。”认为该碑词使“四方舐墨含笔之士也,莫不竞效颦眉之态”。崔氏决定将其携回新罗,以“待过天池之外,遍夸日域之中”(注:《全集》,第388页。)。又据高丽李奎报《白云小说》称:“崔致远入唐登第,以文章名动海内,有诗一联曰:‘昆仑东走五山碧,星宿北流一水黄。’同年顾云曰:‘此句即一舆地志也。’”(注:韩国成均馆大学大东文化研究院编《高丽名贤集》第一册,1986年,第574页。)可见顾云对这位异同文人的汉诗才华也颇为欣赏。…